今天 你知识付费了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4:06:1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身边开始充斥着各种知识付费的产品,早晨醒来第一件事,打开喜马拉雅FM听一档马东的《好好说话》;看朋友圈里朋友晒着薄荷阅读打卡记录;上微博看到感兴趣问答投币围观;睡前充电再听一期得到《薛兆丰的经济学课》......


我们已经不自知地被卷入知识付费的浪潮中


什么是知识付费呢?


知识付费,自古已有这种意识。早在孔子时期,学生与教师初次见面时,必先奉赠礼物,表示敬意。而我们现在探讨的知识付费,是互联网时代下的新事物。知识付费的本质,就是把知识变成产品或服务,以实现商业价值。


2015年

萌芽

11月,罗辑思维推出知识服务平台“得到"APP


2016年

元年

5月,知乎推出“知乎Live"

5月,“分答”上线,各大V加入,销量可观

6月,喜马拉雅FM首个付费节目《好好说话》

12月,喜马拉雅FM开启第一届123知识狂欢节,销售额达5088万元

2017年

爆发

3月,36氪付费专栏“开氪”上线

3月,豆瓣上线付费专栏产品“豆瓣时间”

6月,喜马拉雅FM推出内容付费会员节

11月,“得到专栏《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订阅用户突破20万

12月,喜马拉雅FM开启第二届123知识狂欢节,销售额达1.96亿元。

2018年

瓶颈

3月,薛兆丰在“得到”的经济课遭质疑

3月,新世相被封号


知识付费已然成为了时代的风口,其背后有必然因素:信息爆炸时代信息筛选时间成本增加,版权意识的觉醒、移动支付的普及、信息沟扩大害怕落后于人的知识焦虑......为知识付费的产品提供机会。


知识付费其中的红利使大量平台积极参与其中,数量多但不注重质量,因此也产生了许多问题。


标准化同质化严重


当知识付费成为网络爆款,各大平台一拥而上,多数进行内容标准化生产,数量多却缺少创新。

    得到、喜马拉雅FM、新世相读书会、攀登读书会等加入了”听书“付费产品的知识“战场”,在选书、讲述上模式很相似。


产品质量良莠不齐


产品难以在博人眼球和创造真正价值之间权衡,有些生产者为了盈利,生产噱头十足的内容,导致知识质量良莠不齐,无法给用户带来实质效果。


 最近走红的知识付费平台千聊创始人朱峻修发现,每天后台需要  审核的大量课程里,存在着不少的“破坏行为”:一些网红讲师  为了迎合市场,尝试讲授、创作并不擅长的内容,质量无法保  证,让为知识一次性付费成为一种赌博,其结果是对消费者的直  接伤害。


碎片化与浓缩式的生产


知识付费产品多是单向知识传授,缺少互动与反馈,知识付费产品将各种原理打碎嚼烂后,送到用户的嘴边,可以帮用户解解饥渴,但碎片式的记忆无法建立完整的思考体系,用户的记忆也无法持久,因而无法让用户真正吸收营养。


得到中卖的最好的一门课是薛兆丰老师的《北大经济学课》。但购买的20多万用户中,并没有多少人会因为认真听完老师的课就对自己的命运有很大影响。

比较好的效果应该是对经济学有了基础认识和看法,对自己身边的一些经济现象能够有所了解。而那些没有经济学基础认识的人,对经济学的认识依然没什么提升。

购买的用户就正如是有机会再次进入浓缩高效的大学课堂,听一期老师的经济学课,能对个人发挥多大的作用,仍由群体自身知识基础决定。




知识付费的下半场该怎么走

在知识付费的上半场,有些人生产出与别人不一样的作品赚得盆满钵满,有些人盲目跟风,想分取头部流量,最后埋没在一堆产品中。如今上半场已经结束,知识付费的下半场该如何转型,为用户提供更多优质产品呢?


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要从内容生产端说起。



内容生产
细分产品

 解决同质化最好的方法是做出更多垂直化产品,即对用户的需求  进行细分,根据这些需求做出更符合用户实际情况的产品。

 比如一个孕妇,她需要了解怀孕方面的知识。知识付费可以为她提  供简单的孕期小知识,但这些很可能只是针对大多数孕妇的通用知  识,细分化后的产品更像是为个人量身定做,比如这个准妈妈是高  龄产妇,或比如她之前有滑胎的经历,这些都是个人特点。

 下半场的知识付费可以利用大数据,为用户提供精准合适的产品。



另一个关键点是用户的参与与反馈


在学校学习,老师面授完后,还有作业和考试,不懂的问题可以及时问老师。而在互联网上,传授者单一地向用户传递信息,很难达成持续地深入的交流和沟通——这也就是为什么知识付费产品复购率低的原因。



用户参与反馈
留住用户

 当用户发现自己需要更多更深入的学习时,就会发现:知识付费产  品是不足够的,无法让用户完成深度学习。


 怎样留住用户?

 这也是上半场的遗留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利用人与人之间的联  系。让用户不只是买一个产品就结束了知识付费的环节,还可以通  过直播、互动、社群、线上线下交流,让这些购买课程的人产生联  系,有一种“有这么多人和我学习一样的课程”的仪式感,不仅可  以沟通学习上的困惑,也结识了志同道合的伙伴。




目前,知识付费呈现在人们眼前的问题很多;但也应当看到,这波红利对社会是一个良好的预告:知识价值正在回归,在各大平台的共同推动下,中国的知识付费商业模式正在成熟完善,未来知识付费会具备更多的想象空间。



End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