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华商徐京华非洲空手套白狼 被称“安哥拉战争之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14 15:08:5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2015年10月8日夜间,具有多个国籍和多个化名的神秘商人徐京华在北京一家酒店被带走。中纪委在2015年10月7日深夜宣布福建省长苏树林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之后的第二天,徐京华旋即落网。有知情人士表示,徐京华与苏树林被调查的事情相互牵连。

徐京华在国际上以Sam Pa这个名字知名,1958年出生,祖籍香港,拥有安哥拉和英国的双重国籍。

在徐京华和“朋友圈”共同编制的起家神话中,所谓“安哥拉战争之王”是核心一环。但事实上安哥拉内战早在上世纪70-80年代就打得旷日持久,各方的“大金主”是为了冷战不惜一掷千金的“两霸”及其代理人,徐京华显然“尺寸不够”,充其量也就是个“外围”。他的“神秘中资融资机构”——“中国国际基金有限公司”(CIFL)2003年才在香港出现,注册资本仅100万港元。

就是这样一个融资机构,却在2006年前后以“中国国际基金会”这个很像“国家队”的名字在安哥拉呼风唤雨,一口气承接了包括炼油、铁路、住房、城市改造等总价值高达90多亿美元的“大单”,将广西电力设计院、广西水电工程局、中铁20局、广西建工、四川营山等知名国内大型企业拖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2005年,由其一手酿成的“杭萧钢构股价操纵案”东窗事发(起因是杭萧钢构号称与“中基”签订了300多亿元的安哥拉安居房工程大单),当事企业及个人投资者损失惨重;2007年,徐京华“朋友圈”中的关键人物——负责安哥拉重建的米亚拉将军东窗事发,其“安哥拉神话”开始褪色;2008年,法国大报《世界报》的大篇幅报道,让这个“神秘中资融资机构”的“草台班子”本色暴露无遗。

从2003年起,徐京华就为中石化在安哥拉获取石油区块牵线搭桥,也因此获得惊人财富。徐与生意伙伴罗方红(Lo Fong Hung)自2003年开始从非洲向中国出售石油和矿产品,在香港成立中国国际基金(China International Fund,下称中基公司)。他们最初缺乏资金,也没有经营石油生意的经验,但赶上了中国石油企业“走出去”的第一波浪潮。并且因为徐在安哥拉内战时为政府提供军火支持、内战后为政府提供支持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贷款,徐京华“抓住了时机”。据说,他参加过安哥拉内战,在安哥拉上层的关系就是这样建立的。”中基公司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的总部大楼就坐落在安哥拉总统府不远的位置。

徐京华在安哥拉的生意以“中安石油”为根基。徐京华利用其中国人面孔和在安哥拉的关系,取得双方信任,获得安哥拉区块的并购机会和相关审批支持;前期购买油田股权的资金,以及后续勘探及生产所需投资,全部由中石化先行垫付;徐京华参与的公司拿干股,以相关油田权益和未来现金流作为抵押,并承诺以未来收益偿还,无需承担勘探开发的风险,但享有分红及权益。

 “因为安哥拉石油公司有国内区块的优先购买权,中石化想在安哥拉买项目必须通过徐京华,也必须给徐京华和安哥拉石油公司分一半的股权,对方的收购款也由中石化垫付,”一位接近中石化的业内人士评价说,这无疑加大了中石化的收购成本,也放大了日后运营和退出的风险。

在2015年初中央专项巡视组离开、审计署3月间带着疑问进驻并进一步盘查后发现,中石化在后来收购的5个安哥拉区块中付出的并购资金和后续生产性投入,加上为徐京华公司垫付的资金,截至2015年5月的余额共约100亿美元。

不仅如此,中石化还要给徐京华支付佣金,以及提供徐京华和安中国际董事的日常消费——在上述几项交易当中,中石化向徐京华的公司支付了5100万美元的中介费,部分费用并未经过中石化党组讨论通过;中石化为徐京华和安中国际的其他相关高管提供了月消费上限为100万港元的信用卡,在七年中刷掉了5800万港元。

安哥拉是徐京华的福地,在那里他赚到了钱,也结识了安哥拉国有石油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曼努埃尔·维森特。2010 年4月15日,习,曾经在北京会见了维森特,可见他在安哥拉的重要地位。再加上不断被证明的“有背景”,徐京华在非洲吃得很开。

中基公司通过建立和利用与安哥拉政府和其国家石油公司领导人的关系,在安哥拉迅速扩张,获得各类工程和石油,并以安哥拉为跳板,试图将这一模式复制到其他国家。

2009年,徐京华和罗方红出现在几内亚,这个贫穷的国家富含大量未开采的矿藏,由军政府掌权。时任几内亚矿业部长的迪亚姆回忆道:“他曾让二人将维森特带来,以证明他们的人脉,三天后,维森特出现在了几内亚首都。”

更加让非洲“暴君”们欣赏徐京华的,是他的“懂事”。见到维森特不久,徐与几内亚军政府开始谈判一笔70亿美元的协议,但不久军政府镇压了一场暴乱,引起国际社会抗议,不过徐并没有抽身而退,反而提供给了军政府1亿美金,以支持财政。

徐京华自我包装为中国政府的代表,帮助中国企业打通非洲政商关系。但中国政府已经多次声明,中基公司为私人企业,与政府无任何关系,且苦于徐的境外身份难以采取有效措施。2014年,徐京华还成为了美国财政部的制裁对象。2014年4月17日,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宣布,对徐京华进行制裁,其在美国司法管辖权范围内的资产将全部被冻结,美国公民与企业也原则上禁止与其进行交易。

有国际媒体称,徐曾在非洲某些政权面前间扮演过军火商的角色,虽然无法确认这一消息,但提供给非洲一个军政府1亿美元,徐的确很“懂事”,很懂非洲。

时至今日,以中基公司为核心,徐京华控制着一个多达60余家企业的跨国网络,这些企业位于投资环境宽松的新加坡和香港,以及百慕大、英属维尔京群岛和开曼群岛等离岸天堂。

中基公司往往在一国政权摇摇欲坠、面临国际社会谴责时进入有关国家:2008年,在几内亚一名军官把执政党赶下台之后;2009年,在津巴布韦的穆加贝政权受到动摇时;2010年,在马达加斯加一场军事政变后的几个星期。

但是,在中基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在拿到开采权后——常常是非洲最丰饶的矿产资源的开采权,承诺用于建设基础设施的资金却未见踪影。矿产交易的收益被中基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投资到其他地方,脱离了非洲的法律和资源国公民的监督。

通俗地说,“中基模式”就是以“大背景”在境外骗项目,以“大项目”在境内骗“入伙”企业,待后者出钱出人出设备深陷其中,再和境内外“朋友圈”联手,通过“精算”等名目迫使舍不得“割肉”的入局者替其“举杠铃”,自己则全身而退——在中国民间,这种做法通常叫做“空手套白狼”。

然而,付出了如此代价,惊动了方方面面,徐京华和他的“中基”居然又把“神话”延续了许多年:杭萧钢构风波早被湮没在此后股市的一系列惊涛骇浪中;既是“演员”也是“受害者”的安哥拉此后继续和“中基”“配戏”,在几内亚、津巴布韦、马达加斯加继续“空手套白狼”…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