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完了得给钱,赶紧给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2-11 11:44: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给钱,快点给钱,愿赌服输,给钱……”津南学院后山的竹林里,一名充满青春活力的女生正对着一群和她年龄差不多的男生说道。


  女生有着一张清纯的娃娃脸,身高大约一米六左右,穿着一件印有海绵宝宝的黄色短袖,下身是一条超短热裤,怎么看都是一副乖乖女的模样。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乖乖女,却犹如土匪一样迅速的将几名少年手里的现金抢进了怀里。


  “聂小月,你最近运气不错啊,这几天已经连续赢了我们好几万了……”看着少女如狼似虎的将现金抢进怀里,一名身穿白色衬衫的少年微微笑道。


  他叫吴少辰,比起周围几名脸色难看的男生来,输得最多的他反而一脸轻松的看着对面的少女。


  “那是,老娘运气一向不错!”聂小月一边将现金塞进背后的书包,一边霸气十足地说道。


  “呵呵,老是玩牌也没意思,要不我们玩点别的?”看着聂小月如狼似虎的动作,吴少辰笑得更加的灿烂了。


  “别的?玩儿什么?”聂小月头也不抬,继续扫荡桌上的现金。


  “我听说你车技不错,要不我们比一次赛车吧,就一次性赌个十万!”吴少辰微微一笑道,稚嫩的脸上,竟然出现了老气横秋的样子。


  “十万?”聂小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了吴少辰。


  其他的人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虽说他们的家境都还算不错,可毕竟还是学生,一个月也就一两万零花钱,十万,那可是他们半年甚至一年的零花钱了,这数目也太大了一点吧?


  “对,十万,你赢了,我给你十万,若是你输了,我也不要你给钱,你只要答应做我女朋友就好!”吴少辰脸上依旧挂着灿烂的微笑,目光却是从聂小月稚嫩的脸庞移到了身前,暗暗吞了口口水,这可是他幻想了许久的玩具,若是能够让聂小月成为自己的女朋友,就可以一亲芳泽了。


  聂小月陷入了犹豫,因为小姨的公司出了一些问题,急需要一些资金周转,不想小姨太过操劳的她想尽了一切办法为小姨筹集资金,甚至连同学的零花钱都没有放过,可是到了现在,也不过凑了五万多块,十万块现金,可是一笔巨款。


  若是能够拿到手,加上之前的五万,应该能够缓解一下小姨的压力。


  可是一旦输了……


  看着吴少辰那贪婪的目光,她哪里不明白这女朋友的含义。


  她可不想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这个自己并不算喜欢的男人。


  “答应他,跟他赌!”就在聂小月犹豫不决的时候,一道沉稳的男声自竹林后面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就看到一名二十来岁,身穿黑色布衣,长相颇为英俊,只不过脸上留有胡渣的男子大步走了过来。


  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丝怒容。


  他是谁?


  “哇,楚修叔叔,你怎么来了?小月想死你了!”就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聂小月却好似换了一个人似的,直接冲到了男子的身前,一头扑进了男子的怀里。


  在场所有人,包括吴少辰在内,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这个面容娇羞,声音发嗲的女孩真的是他们认识的那个霸气十足,犹如山寨土匪的聂小月吗?


  楚修也是一阵苦笑,聂小月虽然还不到二十,可是她的发育真的太好了,狠狠撞在了他的胸膛,对于二十多岁,正处于热血方刚年龄的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致命的诱惑,迅速点燃了他内心深处的火焰,可是聂小月的那一句叔叔却又如一盆冰水,泼在他的头上。


  “都说了好多次,叫我哥哥,哥哥……”楚修几乎要抓狂了,他今年也不过二十出头,大聂小月几岁而已,怎么就成叔叔了,原本因为对方想要占聂小月便宜的怒火也熄灭。


  “才不要呢,你跟我爸爸可是同事,我怎么能叫你哥哥?这不是太不尊重你了吗?”聂小月一手挽住楚修的胳膊,笑眯眯地说道。


  一时之间,楚修近乎快吐血了,他不过是在牛背山跟着聂小月的父亲学了几年医术,怎么就成同事了?真要认真起来,自己还是他的半个徒弟呢,最多也就算师兄好不好。


  只是这话,怎么跟聂小月解释?


  “小月,他是谁?”直到这个时候,吴少辰等人才回过神来,特别是看到聂小月亲昵地挽住这个男人的胳膊,吴少辰心中就是一阵火气,他认识聂小月三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她和哪个男人如此亲密过。


  “你白痴么,没听到我刚才叫他吗,他是我爸爸的同事,楚修叔叔!”聂小月立马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噢,叔叔?那他刚才替你答应了赌车,可算数?”吴少辰眼中闪过一缕阴霾,这个王八蛋,竟然仗着叔叔的名义占小月的便宜,实在太禽兽了,一定要想办法收拾他一顿。


  “当然,不过十万会不会太少了一点?”有楚修在,聂小月就好似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底气十足。


  “呵呵,那你说多少?”吴少辰浑然不在意,只要能够得到聂小月,花点钱算什么。


  “一百万!”聂小月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百万?”不要说吴少辰等人,就连楚修也吓了一跳,这小丫头的赌性也太强了吧,现在还在读书,竟然就敢赌一百万,她这是要做什么?


  “怎么?不敢?”看到吴少辰等人被吓住,聂小月只觉得心里是那样的舒爽。


  “哼,不就是一百万么,我跟你赌,条件依旧,不过你若是输了,可记得要履行女朋友应尽的义务!”吴少辰一咬牙,一口答应了下来。


  虽说他的家境比其他的少年好一些,但一百万也绝对是一笔巨款,相当于他一年的零花钱了,只是想到了聂小月那诱人的躯体,他又觉得这是值得的,再说了,聂小月的车技虽然不错,可是比起自己来,可差了好几个档次,怎么说自己也是西南地区地下车王邱载国的得意门生,又怎可能输?


  想通了这一点,因为一百万巨额吓一跳的紧张心情又平复了下来。


  “放心,老娘说话一向算话,我们这就去比!”


  “好!”吴少辰大喜,招呼自己的伙伴就朝停车场走去,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赢下比赛。


  “楚修叔叔,我们也走吧,一百万啊,赢了我请你吃大餐!”聂小月豪气万丈地说道。


  “可如果输了呢?”楚修还有些愣神。


  “有你在,怎么可能会输?”聂小月信誓旦旦。


  “万一呢?”


  “万一输了,那就当他的女朋友呗……”聂小月一脸地满不在乎。


  “你就这么便宜那小王八蛋?”楚修怒了,现在的小丫头怎么想的,才十几岁,就要做那事不成?


  “当然不能便宜那家伙,我都想好了,若是真的输了,我就把我的第一次给你,然后再做他的女朋友,怎么都不能便宜他……”


  “……”楚修只觉得自己的额头一阵冷汗直冒,现在的小丫头,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对了,楚修叔叔,若是真的到了那一步,你可要轻一点噢,人家很怕疼的……”


  “……”楚修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在地,这小丫头也太极品了吧?


  “放心,有叔叔,不,有哥哥在,你不会输!”强忍住崩溃的神经,楚修用力拍了拍聂小月的肩膀,语气坚定道。


  老聂托他照顾好他的女儿,可不是让他回来睡他女儿的,要是真到了那一步,老聂怕是会生撕了自己。


  再说了,以自己崇高的人品,也做不出对一个小女孩下手的事情。


  只是,看了一眼聂小月,楚修的心中一阵咆哮,这真的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吗?


  ……


  津南学院的后山,名曰修觉山,原本只是一座荒山,不过自从二十年前津南学院落户这里之后,修觉山已经变成了津南市最热门的地带,山上不仅修建了西南地区最豪华的别墅群,整座山脉也被改造成西南地区乃至全国最大的天然氧吧,每到周末,数以万计的市民会前来这里登山,游玩,给津南市的地方财政带来巨大的收入。


  不过到了晚上,这里却没有多少人,反而成为了许多飙车族飙车的圣地。


  此刻,在修觉山的三号环山公路上,一辆奥迪TT和一辆宝马320并排在一起,在他们的身后的路边,还停着几辆本田雅阁之类的小轿车。


  都是一群家境殷实的少年,几乎是人手一辆车。


  不过除了聂小月和吴少辰外,其他人都在一旁围观,毕竟是两人的赌注,为了保证公平性,谁也没有参加。


  “比赛的规矩很简单,谁先跑完第一圈就算赢,怎么样?”奥迪TT内,吴少辰降下了车窗,一脸挑屑地看着坐在宝马车驾驶座的楚修。


  因为是楚修替聂小月答应了这场比赛,所以聂小月提议由楚修驾驶,对自身实力充满信心的吴少辰一口答应下来。


  别看楚修气质独特,可是在他看来,一身普普通通的衣服,也就比一般的民工强上一点,这样的人,有没有驾照都难说,更别谈什么车技了。


  赛车可不同于其他的比赛,特别是对于业余选手来说,谁的车好,往往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奥迪TT虽然不是顶级跑车,但不管是提速,还是最高时速都远远碾压宝马320,再加上自己可是跟随着师父邱载国学会了漂移,在这个弯路奇多的赛道上,碾压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的怪蜀黍,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好!”面对吴少辰的挑屑,楚修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自己什么身份,怎会跟一个小屁孩计较。


  “楚修叔叔,你会开车吗?”这个时候,反倒是一旁的聂小月有些紧张。


  刚才一时冲动,答应了吴少辰的条件,万一楚修真的输了,难道自己还真要献身给吴少辰?别看她平时说话大大咧咧,根本不经过大脑,内心深处却极为保守。


  “会一点点!”


  “啊,只是一点点啊……”聂小月心提到了嗓子,“要不,还是我来吧?”


  “呵呵,现在知道紧张了?”看到聂小月担忧的模样,楚修微微一笑道,他之前还真以为聂小月满不在乎呢!


  “哪儿有,这不是觉得杀鸡用牛刀太浪费了么,对付吴少辰这家伙,我就足够了!”聂小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强作镇定道。


  “呵呵,放心吧,对付他,不需要牛刀,倒是你这车,买保险了吗?”楚修微微笑道。


  “啊,保险?买了,小姨全部都给我买了……”聂小月一愣,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说保险做什么?


  “买了就没事,系好安全带,比赛马上开始了,我们速战速决!”


  “速战速决?”聂小月一愣,这赛道一圈也有十多公里,就算再快,能有多快?不过看到走到前方,准备喊开始的林娇,聂小月还是听话的系好了安全带。


  林娇也是他们班的一员,一直想要和聂小月竞争班上的班花,却因为太平公主的原因被聂小月压一头,对班上的这几名阔少一直围着聂小月转极为不满。


  高傲地扫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的聂小月,又含情脉脉地看了一眼奥迪TT上的吴少辰,林娇一把扔出了手中的纱巾。


  吴少辰和楚修都是看向了那飞舞纱巾,当纱巾落地的瞬间,就是比赛开始的时候。


  就在纱巾落地的瞬间,两辆车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同时蹿了出去。


  吴少辰一看旁边的楚修,似乎没有想到他的反应竟然也这么快,就要变换加速档,忽然看到白色的宝马车朝着他撞来,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听到“砰!”地一声闷响,自己所驾驶的奥迪TT瞬间失控,直接朝着路边撞去。


  还来不及转动方向盘,奥迪TT已经一头撞在了一颗槐树下,安全气囊弹出,马达也是瞬间熄火,好在速度并不快,吴少辰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势,只是整个脑海都是一片空白,这不是赛车吗?他撞自己做什么?


  很快,宝马车在自己的前面停了下来,然后吴少辰就看到楚修修长的身影走了下来,一步一步来到了自己的车前。


  “小子,现在你无法动弹了,还需要比吗?”


  “你这是作弊!”吴少辰咆哮出来,哪儿有赛车直接将自己撞飞的。


  “你可没规定不许撞车!”楚修慢悠悠地掏出了一支香烟,塞进了嘴里,手腕一番,一块漆黑色的火机变魔术一般出现在他的手中,轻轻一抹,一道火焰升腾而起,点燃了香烟。


  “你卑鄙!”吴少辰一时无言,只能破口大骂。


  “多谢夸奖,不过你还是输了,付钱吧!”楚修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吐出了一口烟圈,慢悠悠道。


  “我不服,我们再比过!”吴少辰怒吼。


  “可以再比,不过先把这一局的钱付了吧!”


  “我……”吴少辰还要说些什么,地面忽然剧烈的抖动起来,就好似地震来临了一样,远处更是传来了一阵巨大的轰鸣声,那是马达的声音。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或“扫码”继续阅读。

???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