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大变局下,如何寻找下一个现象级网综和网络剧 视听季论坛全扫描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8-08 15:03: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9月21日,2016上海网络视听季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继续上演第二日的精彩戏码。21日上午,在名为“视频付费与内容产业升级”的主题论坛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罗建辉、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杨向华等嘉宾分别就视频产业付费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罗建辉指出,网民观念的转变是付费产业兴起的重要原因。“在十年前就有人开始在探索,在当时的网络环境下,当时业界得出一个很悲观的结论,觉得在网络上付费几乎不可行,但随着网民观念的转变,大家已经愿意为自己喜欢的内容付出合理的费用,这点从前年开始到去年发力,今年上半年更加突出。”


而21日下午举行的两场分论坛分别聚焦网络综艺和网络剧,这两大内容类型也目前正是驱动视频网站付费的两大动力。寻找下一个现象级网综和爆款网剧也成为下午两场分论坛的讨论焦点。


1如何解读付费大环境?


在上午举行的“视频付费与内容产业升级”论坛上,奇艺高级副总裁杨向华认为,付费的业务需要坚持很多年,第一阶段在2011年,那段时间发经历了慢长的时间,爱奇艺从2011到2013年年底发展了20万的用户数;第二阶段从2013年到2015年6月,那是进了快速成长期,2014年下半年的时候爱奇艺的会员数突破了100万,2015年6月份的时候爱奇艺的会员数突破了500万;第三个阶段是爆发性的增长,主要是靠探索出来新的模式,电视剧的付费模式,2016年爱奇艺的会员数突破了2000万。


“我们看一下整个的历程,第一个20万花了2年板,第一个100万花了3年,第一个500万花了4年,第二个500万用了半年,第二个1000万用了半年,所以我们看到加速成长的过程意味着整个爆发期的到来,付费业务的风口到来了。”杨向华表示。



在此后题为《网络剧精品时代》的圆桌对话环节中,视骊制作总经理、《老九门》总制片人白一骢,著名编剧《余罪》总策划于淼、小糖人传媒总裁朱振华、五元文化联合创始人五百、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制片人张妍等数位嘉宾就网络剧市场的现状发表了各自的看法和建议。


视骊制作总经理白一骢表示,互联网的内容和电视台最大的区别是互联网更注重2C的方向,让用户真正选择内容。现在互联网的介质高于电视台的介质,网民们最终点击会影响到内容采购,更像2C的判断。


《余罪》总策划于淼认为:“对电视台来说还是大部分网站来说,他们都希望自己的内容既可以让80岁的老人看,也可以让8岁的小孩子看,这样就产生了一个矛盾,就是我不能把产品做的极致,我要适合大众的口味,就像吃了改良的菜一样让更多的人容易接受,但是我觉得付费业务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因为我可以像狙击手一样去锁钉一部分我想要的用户。我只需要把我的东西做到最精品,最优质,针对某一部分群体,特定的用户让他接收到,我觉得这个是我下一段创作的理念。”


小糖人传媒总裁朱振华表示,在付费的阶段对整个行业,每个作品的精品化发展有一个特别大的帮助,比如说当观众不愿意为精品付费,或者是为精品愿意付更多的资金的时候,其实反应到整个生产链上更有助于产业的升级。比如说编剧可以更加为了达到想要的效果,可以耐住寂寞,我们的每一位工作人员都是为了达到精品更加努力去做事,因为大家最后是认可的。


五元文化联合创始人五百认为,网络剧精品化的问题,网剧制作的人员应该向观众要一些尊重,就像一些名牌一样,我们尊重它的文化,尊重它的历史,尊重它的做工我们愿意消费他,因为这个东西是可以去消费,我觉得消费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东西沉淀的不够。真正的精品化马上就要到来,第一网络剧这两年的重大变化,就是传统行业专业的人才已经进入到网剧的盘子里面,第二个是大浪淘沙,谁做的好还是永远可以走到最后。


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制片人张妍表示,爱奇艺在前期选择作品的时候,包括前期跟所有的创作者在沟通的时候,我们心里面就有一个想法,我们为什么要做这部剧,为什么要做这个类型?所以精品一定是从一开始就要追求一个所谓的极致。


在第二场《付费激活网络大电影》的圆桌讨论中,台湾电影学者焦雄屏、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张驰、著名制片人焦爱民,著名编剧导演张承就如今网大市场的热点现象进行了自己的观点分享。


台湾电影学者焦雄屏指出,网络视频这件事情是一个非常具有潜力和革命性的转折点,大部分的讨论还没有谈到这个转折点会对整个影视界冲击到什么样的地步,在我们来看这是非常长远的,就在这几年可以看到端倪的,每一个新的平台开始的时候都会产生一种保守或者是抗拒,甚至是害怕。


在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张驰看来,如果按照2月的数据来讲,现在市场的渗透率相对于付费用户,相对于单月的覆盖来讲就是8%的渗透率,它超过了这个数字的时候是处在飞速的增长阶段,就像第一个五百万用了很长的时间,但是第二个一千万只用了半年,所以整个产业阶段并不一样,所以他会洐生出来的东西就不一样。


著名制片人焦爱民表示,最近这几年很多人都在做电影,各种电影基金,买各种大IP,因为电影产业形成了完整的产业生态环境,大家在里面可以获取自己正常的收益,甚至更高的收益,所以有更多优秀的人参与到这个行业里面。现在我觉得网络视频正在进入这样的时代。我最近经常会碰早一些好久没有见的朋友,问你最近干什么,他们说网大,我觉得这就意味着这个产业的春天已经来了,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把我们的精力和时间投在新兴的市场里面,去成为这个市场里面的爆款。


著名编剧导演张承表示,院线的观众和网络视频的观众观影心理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院线的观众希望看到比较震撼的画面,视觉上的大餐,有这样的需求。硬件不同,所以在网络平台上看的人这块的需求相对少,但是对故事内容的需求更大。


2如何寻找下一个现象级网络综艺


21日下午,在名为“未来网络综艺模式的最优可能”的主题论坛上,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郑蔚、米未传媒创始人、CEO马东、酷娱影视CEO哈文等嘉宾分别就未来网络综艺模式的最优可能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表示,从2014年之前只有两三档网络综艺,到现在各家视频平台至少都有十几,二十档网络综艺,网络综艺也不像以前那样粗制滥造,也不是像电视综艺的低配版一样呈现在大家面前,而且是变成了大家认可的主流的综艺形态。根据各大视频平台已经上线和未来计划上线,在今年的网综统计里面有超过90档,接近一百档。


陈伟表示,从市场的纬度来看,随着纯网综艺制作的日益精良市场还有很多更好的发展,受众将越来越广。从2015年网络综艺市场规模大概10亿左右,有机构预测2020年,按照线性的预测,到2020年这个市场的规模有望超过57亿人民币。


陈伟表示,下一个现象级综艺我认为一定是在纯网诞生的,纯网的现象级更会以更大投入的出现,我的判断也许在明年,也许在2017年现象级的超级网综就会出现。


那么,如何挖掘网络综艺未来的商业价值呢?在第一场由爱奇艺副总裁姜滨主持的圆桌论坛中,米未传媒创始人CEO马东、野火娱乐总经理詹仁雄,晓映文化传媒总经理姚小莹,超级马力工作室掌门人马力就“网综进入大片时代下的商业价值”进行深入探讨。


米未传媒创始人、CEO马东表示,视频网站对于传统电视台来说还没有完成一个最重要的跨越,就是从2B到2C的跨越,VIP收费是坚定不移的方向,在垂直内容的收费领域有没有尝试的可能,是我们整个内容行业的人要去思考的,同时也要获得视频平台给予最大支持的地方。


而野火娱乐总经理詹仁雄则认为明星经纪是一个方向,晓映文化传媒总经理姚小莹的答案是粉丝经济,而超级马力工作室掌门人马力则表示,需要周边的配套支撑才可以让老内容嫁接好的商业,把好的商业可以激活好的内容。


在第二场由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郑蔚主持的“现象级网络综艺如何养成”圆桌论坛上,酷娱影视CEO哈文,唯众传媒创始人、CEO杨晖,银河酷娱文化联合创始人、副总裁胡明,东方卫视独立制片人李文妤,爱奇艺进化论工作室负责人王险峰,冷眼传媒创始人,自媒体“冷眼看电视”创始人冷眼君,爱奇艺计划论工作室负责人王险峰进行了对下一个现象级网综的要素、平台支持建议、可能出现的领域等深入探讨。




在酷娱影视CEO哈文看来,现象级的节目有一个特质,就是会让大家竞相模仿,和在这个领域里面产生引领作用,就像在《奇葩说》之前网络综艺大家不关注,但是有了《奇葩说》之后,各个视频网站都开始做网络综艺,都希望能够复制那样一个成功的现象。所以可能首先它是先驱者。


唯众传媒创始人、CEO杨晖表示,目前的创新是两种方向,一种方向是推陈,还有一个创新的方向是出新,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的产品比电视的产品要多了一个最大的利好,就是有一个及时性创新的特点,及时性的创新我觉得在互联网网综层面上,除了信我们专业的制作者以外,还要信网友,多一些宽容和试错的成本也许就真的保住了现象级的节目。


银河酷娱文化联合创始人,副总裁胡明则认为,好内容一定是做给大多数人看的。之所以电视人进入网络觉得不适应,觉得有网感这个东西,是因为我们的观看模式,我们的内容适应环境变了。这个网感是找到每个人私下呆着的时候都会感兴趣的东西,从我的角度讲这个东西就是快乐和开心。我最开始反对网感是从内容层面,我现在支持网感是从观看的环境上面。


自媒体“冷眼看电视”创始人冷眼君认为,网络综艺和卫视综艺在内容制作上面的逻辑和标准其实对于好内容的标准是一样的。好的内容有两点,第一点是娱乐性,第二点是与我有关系,要跟网友发生关系,一定要从内容上面,制作上面,制作的策划阶段的时候跟用户发生关系。


东方卫视独立制片人李文妤表示,我们现在叫网络综艺叫一次元,但是我觉得次元屏之前有一根线和我们所有的在这个次元空间的人还是要牵在一起的,内核和这个次元的人不管是情感,不管是关心的话题是有一根线连在一起的,这个内核无论是传统节目还是网络综艺这个内核是一致的。


爱奇艺计划论工作室负责人王险峰表示,下一个现象级一定还会出现在真人秀的类型里面,更准确的说是我的期待,我期待下一个现象级的节目在艺人和素人相结合的真人秀的节目里面。


3市场增速55%,网络剧格局或将向大播放网体系整合


在21日下午开始的网络剧沙龙上,平台方与内容制作方的多位重磅嘉宾争锋相对,对网络剧发展的前景、布局、困难进行了深入探讨,并对行业格局做出了预测。


高昂的内容生产成本投入必然需要下游的平台方买单,这便是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业CEO孙忠怀不止一次地喊出“卖肾买剧”的原因所在。例如腾讯视频,在以900万高价购入《如懿传》之后,又该如何消化同样成为了行业关注的焦点所在。


在柠萌影业创始人兼总裁苏晓看来,对内容产业的期望值完全能够支撑得起短暂的透支,对赌无法避免。网络剧今年增速超过50%便是很好的证明。而只有渠道不再垄断,才能真正实现内容为王。在此逻辑下,从传统广告逻辑运行的电视剧到以利润换增速的网络剧的此消彼长之间,内容制作行业或许能够迎来一次新的优质内容爆发。


耀客传媒创始人、董事长吕超则认为,花超过今天收入的成本去博取明天的市场是今天卖肾买剧现象出现的根本原因。这对于内容产业是一次新的变局。过去传统电视台卖广告是传统经营思维,这个剧场今天投入5个亿购剧我就希望有8个亿收入。但在网剧模式下,以利润换增速似乎已经成为互联网领域的通用手段。”


而从创作角度,说起网络剧与电视剧的异同,上海视骊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下简称:视骊影视)总经理白一骢,《红色》导演杨磊和《火蓝刀锋》编剧冯骥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做了阐述。


杨磊认为,从传统电视剧,网台联动剧到网络剧,是一个受众年龄层不断递减的过程。传统电视剧的观众群是年龄较大的阿姨妈妈粉,而之前的《红色》则是“拍给我的同龄人看的”。再到之后的《九州天空城》,就是定位18岁以下,女性。


白一骢则认为,除去电视剧线性播出,互联网点播看的模式差异外,二者区别并不明晰。事实上,很多电视剧的火爆也是兴起于网络,例如《红色》和最近的《微微一笑很倾城》。不过,网络趋势的兴起,还是带来了一些新的影响,比如流量与口碑之争。


对此,冯骥认为,互联网观众与传统电视观众不同,他们对于信息的接收是世界性的,面对美剧英剧的冲击,自然会对于网络剧产生口碑上的负面评价,这对于从业者的制作水平提升提出了新的要求。


IP资源和明星高昂的片酬挤占了大量行业资本,也造成了新的风险。对此,白一骢、杨磊、冯骥三人共同建议开设专门的原创剧场扶植计划,加速优质内容布局,从而平衡IP泡沫化给行业带来的风险。


数娱梦工厂现已覆盖新浪微博、虎嗅、钛媒体、界面、百度百家、新浪创事纪、今日头条、搜狐、腾讯、网易、DT财经、艺恩、一点资讯等。

内容交流与资源合作请联系:

shuyumgc@126.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