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案例选登】提供借款后立即要求支付利息属于变相预先扣除利息——贵州遵义中院判决王某诉杨某等民间借贷纠纷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06 19:10: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裁判要旨】

        借款人在收到全部借款后,立即按出借人的要求支付利息,其并未完全支配借款,无法完全享有使用借款的权利,不应全部承担使用借款的义务,出借人的这种做法,实则是利用自身优势地位变相预先扣除利息,损害借款人的合法利益,故借款本金为全部借款减去借款后立即支付的利息的余额。

【案情】

        2015年8月19日,王某、杨某、吴某、某酒店签订《借款合同》约定,杨某向王某借款20万元,借款期限3个月,如杨某不按期归还借款,应按未还款项10%计算资金占用费和违约金。吴某、某酒店作为保证人,为杨某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当日,王某将借款20万元转账支付给杨某,杨某立即向王某支付2万元(一审时,王某不予认可;二审时,王某予以认可),且出具收条一份,确认收到王某20万元。借款到期后,杨某未按约定向王某偿还借款20万元。王某于2017年6月向贵州省赤水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杨某偿还借款20万元并按10%支付违约金2万元,吴某、某酒店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案件审理过程中,杨某对借款本金20万元不予认可,认为借款本金应为18万元。

【裁判】

        贵州省赤水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王某主张借款本金为 20万元,并提供借款合同、转款凭证、收条佐证,而杨某辩称借款当日按月利率10%扣除当月利息2万元,实际借款本金应为 18万元,但王某不予认可,且杨某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双方的借款本金应为20万元。据此,一审判决:杨某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王某借款本金20万元,并支付资金占用费、违约金2万元。

        宣判后,杨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二审审理过程中,王某认可杨某在收到借款20万元后随即支付2万元一事。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虽王某转账支付20万元给杨某,但杨某收款后当即支付2万元,杨某实际收款只有18万元,故借款本金应为18万元。据此,二审改判:杨某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王某借款本金18万元,并支付资金占用费、违约金1.8万元。

【评析】

        出借人先将借款合同上载明的借款本金(以下简称“书面本金”)支付给借款人,再立即要求借款人支付利息,出借人在提供借款时并未直接扣除利息,而是将书面本金全部支付给借款人,此种情况下,借款人所付利息,是否属于出借人预先扣除的利息;借款本金是书面本金,还是书面本金在扣除借款人所付利息后的余下部分。对此,法官之间不同认识,各个法院裁判不一。

        有观点认为,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民间借贷案件解释》)第九条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视为具备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关于自然人之间借款合同的生效要件:(一)以现金支付的,自借款人收到借款时;(二)以银行转账、网上电子汇款或者通过网络贷款平台等形式支付的,自资金到达借款人账户时;……”借款合同作为实践性合同,合同生效的必要条件为资金支付,故无论书面本金多少,借款本金最终应以实际支付的金额为准。如出借人将书面本金全部支付给借款人,借款人已收到全部借款,双方的借贷关系成立并生效,借款本金应为借款人实际收到的金额,即书面本金。如双方未约定利息支付时间,借款人可以随时支付利息,出借人在给借款人必要的准备时间后,也可以随时要求支付利息,即使约定了利息支付时间,借款人提前支付利息,法律并未禁止,这系权利的自由处分,故借款人在收到书面本金后支付利息,是履行自己的义务,出借人并未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如双方约定借款人收到全部借款后立即支付利息,这是双方的合意,应遵循意思自治原则。因此,借款人应按照书面本金偿还借款本金并支付利息。

        笔者认为,出借人是否存在预先在本金扣除利息的行为,不应简单从借贷双方交易形式上判断,还应从合同目的、公平原则、立法目的等综合分析。就本案而言,出借人要求借款人收到借款后立即支付利息的行为,目的是通过正常的交易表象,规避《合同法》第二百条的强制性规定,这属于变相预先扣除利息,与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实质相同,理由如下:

        第一,借款人的借款目的是通过资金的占有、使用创造更大的价值,最终在“还本付息”后,实现盈利。这既是金融活动产生的基本动机,也是市场经济和法治社会下金融活动的重要功能。本案中,杨某在收到借款后,立即按王某的要求支付利息,杨某并未完全占有借款,更谈不上使用全部借款创造价值,对杨某而言,这是未享受到权利前,便开始履行义务。杨某无法完全享有使用借款的权利,按《合同法》第五条规定:“当事人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其不应全部承担使用借款的义务。

        第二,借贷双方未约定支付利息时间,按《合同法》第六十一条规定:“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可以通过交易习惯确定。而现实生活中,借款通常是按月付息。按《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规定,借款期间不满一年的,也可以在返还借款时一并支付利息。从常理来看,只要出借人不利用优势地位要求借款人提前支付利息,借款人不会提前支付,即使提前支付,也不会在借款刚开始便支付。本案中,杨某提前支付利息,显然是王某利用优势地位,给杨某确定的不平等的合同内容。

        第三,民间借贷案件中预先扣除利息的通常做法为,出借人在提供借款时就直接将利息扣除,借款人并未收到书面本金,收到的只是扣除利息后的余下部分。但社会发展迅速,法律却相对滞后,法律制定之时,无法对所有社会行为进行规范,故对法律无明确予以规范的行为,应透过表象,看其实质,并基于立法目的予以评判,而不是简单、机械的适用法条,给“侥幸者”可乘之机。本案中,王某要求杨某收到借款后立即支付利息,影响了杨某使用资金,损害了杨某的合法利益,加重了杨某的负担,王某的做法,与预先在本金扣除利息的行为的实质是相同的,按《合同法》第二百条的立法目的,对此做法应予以否定。

        本案案号:(2017)黔0381民初1352号;(2017)黔03民终5502号

        案例编写人:贵州省赤水市人民法院 孙晓升/王明江

   (转载自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微信公众号,阅读原文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