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监管科技发展现状及实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06 13:40:1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作者|杜宁  孟庆顺  沈筱彦「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

文章|《中国金融》2017年第19期

近年来,借助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等新兴信息技术,我国的金融科技创新呈爆发式增长,并在国际上确立了领先地位。与此同时,金融科技的分支之一——监管科技(RegTech)也逐步登上了历史舞台。所谓监管科技,是指辅助被监管机构提升合规效率、降低合规成本,同时也辅助监管机构提升风险监测效率、大幅降低风险监测工作量的信息技术应用解决方案。2017年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明确了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重要任务,强调健全风险监测预警和早期干预机制,加强金融基础设施的统筹监管和互联互通,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和监管信息共享,对监管机构的监管能力和手段提出了更高要求。监管科技所具备的快速、精确、高效的性能,以及可统筹、可规划、可持续的特点,与国家金融战略的需求实现了高度契合。人民银行于2017年5月成立了金融科技委员会,把强化监管科技应用实践作为丰富金融监管的重要手段,提出了提升跨行业、跨市场交叉性金融风险的甄别、防范和化解能力的具体目标。


全球监管科技应用发展现状



当前,国际上对监管科技的应用研究热度逐渐攀升,多个主要经济体的金融监管当局已指定专门机构,加强监管科技工作的政策研究、规划与统筹协调,指导和促进相关产业应用发展(见表1)。



此外,瑞士、德国、荷兰、葡萄牙和丹麦等国的监管科技也已起步。瑞士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局(FINMA)明确表态,期待借助监管科技手段降低被监管方与自身的监管合规成本;荷兰央行与荷兰金融市场管理局于2016年6月发布建立金融服务创新相关监管措施的工作计划,提出要运用技术手段监控金融创新的潜在风险。葡萄牙的Feedzai公司,利用机器学习帮助支付平台、银行及零售商等减少商业欺诈;丹麦的New Banking公司,主要为电子支付和游戏公司提供KYC及反洗钱服务。此外,为瑞士银行机构提供数字化合规性和风险管理解决方案的Quumrm公司、为银行机构提供反欺诈解决方案的德国Risk Ident公司以及提供信贷风险分析和合规报告解决方案的荷兰OSIS公司等,也是欧洲地区有一定知名度的监管科技公司。


一些行业组织也开始重视监管科技发展。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于2017年5月组织的监管科技专题论坛,专门讨论了打击洗钱和恐怖融资方面智能监管创新的指导原则。


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特点



2005年以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我国金融业与互联网的融合逐步加深。一些金融产品利用互联网技术,使客户享受更加便捷的服务,移动支付、P2P网贷、网络众筹等模式相继出现。2013年后,P2P网贷呈爆发式增长,银行、券商、基金、保险等公司也纷纷借助互联网布局。2015年,金融科技领域受到了监管者、消费者、产业界的普遍关注。金融科技产品的日新月异,也改变了原有的金融模式(见图1)。



当前我国金融科技的发展具有三个显著特征。


一是产业发展迅猛。2016年全球金融科技领域投资共达成1076笔交易,总金额247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7.1%。而同期,我国金融科技领域投资总金额达64亿美元,占全球投资总额的47.1%,较2015年增长106.1%。2014年,中国金融科技公司仅有1家进入全球排行榜前50位;而在2017年,我国金融科技公司上榜数量增至8家,并在前5名中占据4席。


二是市场规模庞大,用户数量多。麦肯锡咨询公司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底,中国互联网金融用户人数超过5亿,市场规模近15万亿元。金融科技产业成为资本新宠,2016年1月,陆金所宣布完成12.16亿美元融资,估值达185亿美元;京东金融3月完成超过66亿元的融资,估值466.5亿元;蚂蚁金服4月宣布完成45亿美元的B轮融资,估值达600亿美元。《金融科技行业脉动》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吸引了24亿美元投资,几乎占到全球投资规模的一半。


三是发展参差不齐。作为金融科技产业的前驱者和领导者,中国互联网金融龙头企业BATJ在全球的影响力毋庸置疑,其互联网金融产品在提升金融活动效率、降低金融服务成本、拓展金融普惠范围等方面发挥了一定积极作用。但在高速发展过程中,也难免出现打着互联网金融旗号的“害群之马”,产业发展良莠不齐的情况已日益凸显。网贷之家发布的数据显示,提现困难、跑路、停业等问题的互联网借贷平台自2013年以来呈逐年递增态势(见图2)。


金融科技给监管提出了巨大挑战



金融科技的野蛮生长给相关管理带来了挑战。互联网金融的高速发展主要得益于技术带来的广覆盖、低成本、高效率等优势,但由于管理经验和相关制度的欠缺,不少互联网金融企业内控薄弱、消费者保护意识缺乏。从用户角度看,金融科技产业聚集了大量的长尾客户,这部分客户往往风险意识薄弱,只重收益,盲目跟风,加之一些网络借贷平台信息披露不透明,使资金投向更为复杂和隐蔽,增加了对资金流跟踪和监测的难度。例如,注册资金达5000万元的“恒金贷”,2014年6月27日在台州开业,结果平台上午刚刚上线,下午老板就“跑路”了;深圳的“元一创投”,上线运营仅1天,平台网址即无法登录。针对互联网金融公司发展速度之快,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曾指出:要持续跟踪金融科技的发展演进和风险变化,避免一些新机构、新模式从“小而无视”发展至“大而不倒”再到“大而不能倒”。监管部门则需要避免“从看不起、看不懂到看不住”的尴尬局面。


混业跨界式经营给行业监管带来的挑战。金融科技产品往往具有多种金融特性,可以同时提供多项服务。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混业式经营打破了风险的时空限制,提升了金融风险的快速传播和跨界传染的可能性,容易利用监管空白和实现监管套利。另外,创新产品跨界嵌套,往往贯穿多层次的金融市场,使底层资产和最终投资者变得模糊,风险的隐蔽性增大,难以被识别和度量,即使要求产品主动申报其实质属性,对其真实性进行鉴别和确认的工作量也很繁重,这就对金融监管的技术手段和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科技风险的挑战。目前,金融业务越来越倚重科技创新,科技风险也必然会扩散到金融领域,演变为金融风险。一些机构安全意识薄弱,安全生产制度不规范,服务中断,业务连续性水平亟待提高。更严重的是,某些不法分子可能乘虚而入,借用系统漏洞和系统故障对用户实施欺诈行为。


道德风险的挑战。一些道德缺失的公司打着“金融科技”的幌子,行使诈骗。2015年12月,以“1元起投,随时赎回,高收益低风险”为宣传口号的e租宝被查封。该平台以高额利息为诱饵,虚构融资租赁项目,持续采用借新还旧、自我担保等方式大量非法吸收公众资金,累计交易发生额达700多亿元。近期,国内通过发行代币形式包括首次代币发行(ICO)进行融资的活动,更是以高科技为名头,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


大力发展监管科技以应对挑战



监管科技的内涵可以概括如下:基于人工智能、共识算法、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的金融监管工具;以系统嵌入、对接方式建立的数字化监管协议;统一金融机构数据实时报送接口;以大数据技术发现新风险、挖掘新规律、创造新价值等的监管科技手段。在金融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监管科技有助于提升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和穿透性。


一是提升合规效率,降低成本。金融机构往往需要向不同的监管部门报送涉及反洗钱、征信、风险管理等繁杂的合规类报表。如果完全由人工处理,势必大大降低效率且造成资源浪费。监管科技可以实现数据自动收集、整理和精确分析,快速形成报告,减少人工干预并降低错误率。监管科技还可以自动锁住某个金融机构的部分业务,自动生成违规处罚决定,监督整改状况等。


二是提高监管的规范性。利用监管科技一方面可以避免多头监管,另一方面还可以避免因监管规则理解的偏差而造成的监管不当。用监管科技可对新出台的金融政策进行数字化转译,以避免出现理解上的歧义和执行层面的混乱。同时,利用大数据等手段实现的数据共享作为当前分业式监管相互协调的纽带,也可以对不同部门出台的政策进行比对,找到重合和不一致之处,从而避免多头监管。


三是提高风险监测识别的能力。监管科技能降低人为操作风险,实现金融风险的感知和预警。2015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互联网金融协会成立仪式上的致辞中提出,要实施穿透式监管,透过互联网金融产品的表面形态看清业务实质,将资金来源、中间环节与最终投向穿透联接起来,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甄别业务性质,根据业务功能和法律属性明确监管规则。监管科技通过对金融机构交易数据的收集与梳理,可以清晰地甄别出每一笔交易触发者和交易对手信息,并能够持续对该笔交易进行跟踪、监测,从而实现对资金的来源和最终去向进行实时监控、全链条监控,揭示各种金融产品的业务实质。因此,监管科技是对实现穿透式监管技术层面的有力支撑。


启示与思考



作为金融科技产业发展居于世界前列的国家,中国也应及早谋划监管科技产业布局,有所作为。目前,要加强对监管科技的前瞻规划,推动监管科技在金融稳定等领域的应用实践,通过健全政策体系、规范标准等手段,促进产学研各界携手,共建监管科技发展的良好生态体系。


高起点制定监管科技发展规划。金融科技的出现,使金融业呈现出业态混业化、产品复杂化、运行黑盒化等特点,同时也导致监管理念和方式的滞后。技术本身是中性的,要达到有效监管的目的,关键在于透彻理解监管需求的同时深刻理解技术的能力和局限。为此,监管层要成立专门的跨部门组织机构,统筹监管需求,加强顶层设计,明确监管科技的发展规划和应对方略。


健全监管科技行业管理政策体系及相关技术标准体系。统一的标准、制度体系是实现系统建设的前提,要制定监管制度数字化的数据元标准和数据交互标准,以支持监管合规要求的自动化处理。这里所指的标准,既包括监管政策、实施要求和运行数据定义的统一,也包括对监管科技本身的技术应用规范。


监管要求和技术手段同时制定出台。在监管政策之初,业务与科技部门应加强协作,共同研发基于云计算、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等技术的监管工具和平台,将监管要求“翻译”为系统接口,应用数字化监管协议与合规性评估手段,提升金融监管效能。着力提高应用监管科技相关系统的集成度、模块的内聚性和可扩展性、降低开发的复杂度,缩小监管目标与系统实现之间的鸿沟。缩短政策出台后技术手段不能跟上的“消化”时间。


培育良好的产业生态圈。政产学研共同发力,借助现有的业界交流平台、行业自律组织,加强沟通研究、促进交流共享。政府和监管方要加强调研和指导、形成产业生态的良性循环。借鉴“监管沙箱”理念,构建监管科技“加速孵化”机制,在此机制下设定一套相对固定的准入、支撑、运行、压力测试、评价、监控、风险隔离等制度体系,从监管、技术、法律、市场、资本、理论等各个方面共同完善方案,允许金融科技创新在接近真实环境同时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进行实践。在此过程中,监管部门也可不断积累相关监管经验,提升监管自动化水平。


有序推进监管科技的试点应用。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高新技术日益成熟,非常适合解决金融监管领域这种数据密集型、业务流程化、关系复杂化的任务。在金融科技时代,对金融机构和新兴业态(机构)的资产负债表、内部管理、内部风险控制措施、备付金管理、资产情况、流动性情况进行持续监测,往往超出了传统的监管能力,利用技术手段实现风险预警系统是改进监管体系一个重要的方向。


加强数据综合利用。方面要推进各部门、各条线数据的整合和共享,打通数据孤岛;另一方面,要推进各类金融机构通过系统对接、嵌入等技术手段,实现实时、穿透式监管,整合形成社会经济运行和经济行为数据,准确掌握整个金融系统的情况,提升数据分析处理能力及效率,助力精准施策和精准监管。(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供职单位意见)


(责任编辑 张林)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