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快人心 骗了我们几百亿的传销“鼻祖”终于破产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14 00:54:0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面免费订阅 

问:怎么每天都能免费收到这种文章呢?

答:只需点上边蓝色字体免费关注


  传销害了多少国人,恐怕没人能说的清,但只要提起它,人人都为一震。因为它能让无数美满幸福的家庭瞬间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甚至是家破人亡。

  但是,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个毒害国人不浅的“过街老鼠”却是由一家日本公司“偷渡”到中国的!

  据东京商工研究机构2017年12月26日消息:

  日本传销公司“日本生命”负债额达2405亿日元(约合118亿元人民币),因银行关闭其往来账户而无法周转资金,最终宣告破产。

  目前,涉事门店大门紧闭,社长也以身体不适为由辞职。

日本生命公司


  据该机构称,这家黑心传销公司打着"可以替代医疗设备,从根本上解决身体烦恼"的高尚理念,主要向老年顾客贩卖他们倾注心血开发的治疗仪、床垫、枕头等100多种"高科技"保健产品。

  不仅如此,店员还会诱骗老年顾客掏出积蓄成为“借主”,向他们承诺,只要通过购买保健品租赁给他人,每年就可获得6%的收益。而这一高额的利润远远高于日本银行利率,因此成功的吸引了不少老年人。

  虽然“日本生命”公司的负债额在日本所有类似“骗子公司”中只能排名第二。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它的另一个身份——中国传销“鼻祖”。

  排名第一的是一家养牛场连锁企业。这家企业2011年宣告破产,共计负债4300亿日元(248亿元人民币)。

中国传销“鼻祖”——日本生命公司

  传销起源于二战后期的美国——庞氏骗局,但在上个世纪80年代时,日本却把它发展到了高潮。

  在当时,日本的经济环境极其恶劣。由于日本积累了不少外汇储备,导致日本国内通货膨胀,再加上当时银行利率极低、房地产等资产泡沫的太“梦幻”、日本设下的资本管制。

  而日本民众却只能干巴巴瞅着手里的钱一天天贬值,于是,“病急乱投医”,一大批“无头苍蝇”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上了日本传销的贼船,致使日本的传销规模成为了当时的世界第一。

  而后日本出台了法案以打击传销,大部分传销公司就难以生存。但唯独这家“日本生命”公司的老板“眼光独到”,他毫不犹豫的把黑手投向了80年代末搞经济建设的中国。


萌芽——

  上世纪80年代末,中国刚刚改革开放不久,“日本生命”公司就在没有取得任何官方经营许可的情况下将传销“偷渡”进了深圳。

  1993年,经过几年的打下的夯实基础,“日本生命”公司正式“入侵”中国,在深圳成立了中日合资公司“日宝来福”,借助传销模式和深圳开发的好时机,大量地将其“独具匠心”的保健产品以高达1万-2万元的价格(是日本售价的3倍)推广至了整个广东。

  这时,传销就正式的在中国开始“生根发芽”了。


发展——

  而后,国人“发财梦”和“日宝来福”人员的需求“一拍即合”。无数的国人,尤其是涉世未深的中国在校大学生更成为了他们的主要“猎物”。他们利用高额的利润梦诱惑大学生不惜借高利贷来参与传销。

  1996-1997年,“日宝来福”壮大到顶峰,月营业额高达10亿元,传销人员雄壮到3万多人。平均一个高层传销商月均就能从下线的业绩分红中拿到200多万元!

  “日宝来福”的成功发展让不少广东商人看到了传销的诱人商机,于是,形形色色的传销公司以星火燎原的方式迅速壮大。


最终垮掉!

  而这段时间内,不计其数的国人因深受传销的迫害,造成了严重的社会恐慌。所以,在1997年4月,中国发出“禁传令”,禁止一切传销活动。“日宝来福”也从此一落千丈,日本负责人也因恶行暴露,最终携款潜逃。

  虽然传销鼻祖——“日本生命”垮掉了,但是由它带来的“传销巨毒”直到现在依然还在残害着无数国人!

  对国家而言,政府应进一步加大对传销行为的打击力度;对“传销者”而言,停止“放毒”残害他人的“刽子手”行为,回头是岸。


公安部盘点七大传销骗局

  公安部盘点七大传销骗局,揭秘最传统、最新型、最泛滥、最隐蔽、最狡猾、传染最快的传销骗术,带您看清隐藏在美丽炫目光环下的一个个肮脏陷阱;教你在遭遇传销陷阱后,如何防范和自救!


挂羊头卖狗肉

最传统的传销

2017年7月13日,大学生张超,误入传销组织之后死亡;7月14号大学生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后死亡;7月15日,大学生何林坤,身陷传销组织后被暴打身亡;8月4日,女大学生林华,在被骗至传销组织23天后,不堪折磨跳河溺亡。


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四位大学生都惨死在传销之手,触目惊心、令人发指,这些事件刺痛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家人,还有整个社会。人们发出了愤怒的质问,传销为何如此猖狂?


来自山东的李文星,是东北大学2016届毕业生,2017年5月通过互联网招聘平台直聘陷入传销招聘骗局,原本内向乖巧的李文星一反常态对亲友态度冷淡,频繁失联,从来不借钱的他,先后三次向朋友借钱。


2017年7月8日,李文星打最后一个电话给母亲说到“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从此,再也渺无音讯。7月14号李文星的尸体被发现,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一份所谓的工作让一名优秀的大学生猝然离世,也让臭名昭著的传销组织浮出了水面。


传销组织用知名企业的名字作为幌子,将目标对准了20岁左右的年轻人,打着招聘、介绍工作的旗号,大肆刊登招聘信息诱骗加入,强制洗脑。进入到传销窝点的人都受到了严格的监视和管控,如果想逃跑或者反抗,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和精神折磨。


当初在互联网上招聘李文星的北京科蓝公司,只不过是一家冒名招聘的“李鬼”公司。


蝶贝蕾其实是以介绍工作为名诱入大学生进入,强加洗脑再逼迫他们去害更多的人,这其实就是一个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的传销组织,那么这样的一个传销组织它究竟是怎么运行的呢?


这个蝶贝蕾的内部培训机制主要是五级三阶制和三商法,那么首先来看下这五级的意思,所谓的五级实际上是所它的一个奖金制度分成了五个级别,分别是从E到A,而这个三阶指的是加入者晋升的阶段,无论是谁只要缴纳了2800至3900元不等的入会费,那么首先就会成为一个E级的会员,到了E级会员之后,你就可以开始发展自己的下线了,那发展的人头到达了相应的这个点数之后,你这个晋升的这个级别就会一传二、二传四成几何级的倍数不断的壮大,而当你发展成为A级别的时候,据说这个A级别的这个代理商每个月的工资可以拿到十几万,甚至是几十万。


但是,要赚到这些钱,你就必须要不断的去骗人,不断的去拉人入伙,也就是说传销组织中的所有人,他们获取利益的方式就是不断的去剥削下面一层级的人。


这样的传销组织,在全国各地是层出不穷,2016年在广东的曾经出现了一家叫做迈捷普瑞的公司,这家公司号称自己是一个跨国直销集团,并且已经取得了国内的直销牌照,并且以销售苹果干细胞,低聚肽等所谓的高科技生物科技产品作为幌子,设立了所谓的直推奖、对碰奖、诚碰奖等销售的奖金制度,那个新加入者的分别以613元、3000元、1万元不等的价格来购买他们相应的价值的公司产品,获得发展下线的资格之后,采用一种所谓的双轨制的发展下线。按照层级不同,享受不同比例的回报来谋取非法利益。


在短短的一年的时间,该传销组织中登记人数达到了29万多人,涉案总金额达到了34亿多元。随后,在广东、北京、辽宁、湖南、湖北、浙江、河南7省市公安机关的联合行动之下,共抓获了310名犯罪嫌疑人。而这个所谓的跨国集团的不过是辽宁籍犯罪嫌疑人左俊丽,王春峰等人编造的一个谎言,而它其中所说的这些产品也都是伪劣的产品。


在这个案例当中,犯罪嫌疑人把自己包装得高大上,但是又没有像传统的传销那样,把加入者进行控制人身。所以,他的迷惑性更大,让很多参与者都不觉得他像是传销,然后是越陷越深。


所以,我们大家一定要擦亮眼睛,心中要记住任何,让你先交钱买东西,在帮他卖东西的营销行为,其实都是有问题的。

超级工程带你富贵带你飞

最泛滥的传销

“1040工程”一个被编织成“国家秘密政策、国家暗中支持的”谎言,谎称,只要投入69800元,就能获利1040万元。


这样的工作听起来十分诱人,然而揭开外在的皮囊,真相却是害人害己的传销。这个传销组织打着“阳光工程”、“纯资本运作”、“自愿连锁经营”的旗号,以投资国家项目为名,从身边熟人下手,邀请他们到外地游玩,期间邀请“高级知识分子”跟其聊天,而内容不直接涉及传销字眼,都是打着国家项目的旗号,混淆视听,骗取信任。


根据“1040阳光工程”的传销体系规则,参加人员分为5个级别。想要成为业务员就要申购第一份“投资”,即3800元;以后每一份都是3300元;组织中包括五个级别,购买1到2份是业务员,3到9份是组长,10到60份是主任,65到500份是经理,600份及以上是老总。


只要购买了21份即交了69800元后就算正式加入组织了,只需要再带3个人加入,投资21份即69800元,他也会获得相对应的份额。只要是他发展的人,又发展其他人加入,他也可以获得相应的投资份额,如此循环反复,当累积到600份额时,他就可以升级为老总。每月将获得至少十万元的分红,拿满1040万元后,可以退出1040重点工程,完成资本运作。


这个资本运作的陷阱,其实是一群高收入、高学历、高情商,三高人员共同谋布的传销骗局,谎言并非高明,然而说的多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信以为真,很多玄而又玄的故事也不再是传说,“1040工程”就像一个迅速膨大的毒瘤,迅速在全国范围内蔓延。


2016年,广西公安机关对“516”特大传销案实施统一收网,一举摧毁了这个涉案资金5亿元的特大传销团伙。


投资、基金、风投,这一串串令人羡慕的鲜亮词汇,被传销份子借来成为精心包装自己的谎言,让多少有些积蓄的老百姓纷纷是跃跃欲试,盲目的跟风。


很多传销,它瞄准的就是这些所谓的成功人士、优秀人才、离退休的政企干部,当然为了能够与之相匹配,传销人员也会把自己伪装成高收入、高学历、高情商的所谓的三高人士,让很多人对他们的骗局信以为真。

善心变魔心

最无耻的传销

2016年5月, 广东深圳善心汇传播文化有限公司在互联网上推出了一个,名为“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的平台, 上面打着扶贫济困,均富共生,打造立体化社会经济模式等等的各种名头,要求参与人支付费用获得会员资格,会员就可以通过所谓的“布施”获得静态收益回报,与此同时,推荐他人还可以获得高额的动态收益回报。如果你拿出3000元的“善款”帮助别人,两个月后就能够变成5000多元,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很多人尽管半信半疑,在高额回报的诱惑下,还是加入了会员。


注册会员就能赚钱,很多人觉得既简单又刺激,至于这些钱到底是怎么赚来的,参与其中的人都不愿意往下去想,“善心汇”组织内部交流隐蔽,使用较为封闭的微信群,作为沟通交流的平台。群里每天都会有人现身说法,当你源源不的接收到这些洗脑信息,就会对自己做的事情深信不疑,而且几百几千的转账记录也足够令人眼红,“善心汇”就是这样通过虚假宣传和包装拉人头、封闭式洗脑等迅速在全国蔓延开来,尤其在三四线城市和乡镇农村,有很多人都卷入到这个巨大的骗局之下。


随着“善心汇”的规模越来越大,他们也有了更多的手段来包装自己,他们一面打着爱国的旗号,发布虚假宣传,另一面极力诱惑大家的发财梦。


他们宣传加入“善心汇”一夜致富不是梦,网站上分为特困区、贫困区、小康区、富人区、德善区,不管你选哪个区,统统能赚钱,统统能发财,而且没有投资门槛。只要你买“善心种”、“善金币"就能够洒下一片善心,收取金钱万贯。事实上,就是这些经过包装的从下线便拿钱给上线交钱,伪装出金字塔式的“共同富裕”,形成了越滚越大的骗局。


“善心汇”模式,其实就是一个典型的庞氏骗局,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用新进来会员投入的资金来弥补老会员的本息资金,这种模式是绝对不可持续的,也就说这样的资金盘是必然会崩盘的。


警方通过侦查发现,善心汇公司发展会员500余万人,一些地方公安机关和部门已经发出预警,“善心汇”涉嫌经济犯罪,很多参与者都意识到“善心汇”有问题,只是都不愿意相信自己是最后一个傻瓜。


在很多“善心汇”的成员们看来张天明就是一个慈善家,有人甚至还把他叫做张天师,张天明要求“善心汇”的成员在外面向残疾人捐款,并且留存送钱送物的视频作为自己宣传资料。


此外,张天明通过投资拍摄电影、举办演唱会的形式提高“善心汇”的影响力,根据警方调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精心包装的,张天明通过“善心汇”非法敛财已达到了20多亿元。


“善心汇”靠的是什么套路赚钱的呢?其一就是兜售善种子、善心币;其二是收取会员升级费;其三是收取会员账号解冻费。张天明被抓以后,通过媒体希望这些人不要在参与到互联网这些项目,不劳而获是不能长久的。


传销组织从控制人身自由、强制参与转向了精神洗脑。被挟人员从受众人员转向信众,从原来的单纯骗取钱财而转向了借用爱国、慈善、扶贫等社会话题,虚构扭曲国家政策、编造邪说,依托互联网组织聚会集会,严重扰乱市场经济次序,也呈现出了一种经济邪教的特征,不得不说传销正向着邪教的方向发展。

虚拟货币炒升值

“最时髦”的传销

这个传销玩起了新潮的花样,直接当起了货币制造厂,创造了一个新型的货币,进行流通。这个体积比普通的一元硬币仅大一圈硬币,价格为5000元一个,号称纯金打造。一面印着金木水火土等字样,另一面则印着个人头像,并写着张健五行币字样。按照传销人员的说法,五行币是限量版,总共发行5亿个,将来会全面替代纸币,一年时间就可以赚到至少400万。


经营发行这个五行币的公司是一家名为云数贸联盟的没有注册地址的网站,创始人就是五行币上面的头像人物张健。


这个张健,可谓是传销界中的元老级人物,原名宋密秋,从2012年开始,便以“云数贸”系列幌子行骗于江湖。多次更换马甲,之后为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处理,逃到了泰国。2014年10月,张健被泰国警方抓获,被判入狱。


在泰国服刑期间,张健多次会见境内外传销骨干人员,先后策划推出云讯通、五化联盟、中国国际建业联盟等十余个传销平台,以爱国、慈善、扶贫等为噱头,以虚拟货币投资公司原始股为幌子,继续操纵传销活动。


2016年11月,宋密秋在泰国出以后,谋划推出五行币项目,号称“万币归一”,以发放金砖、现金奖励的利益诱惑,拉拢传销团队骨干大肆发展会员。


2017年4月一则“和尚尼姑结婚”视频内容刷爆微博和朋友圈,这段视频是在一个宴会场合拍摄的,其中的男女大多剃的光头,身着礼服忙着合影,而不远处出现的标志上有三个字五行币,正是以张健为首的传销机构,在某洲际酒店搞的传销派对视频。另外一段视频中,七八个光头青年女子,在头上用彩色笔写着五行币,一边自报家门,一边热切的表示爱老大张健,而这些视频中出现的所谓光头美女,实际上是张健用每个月3万元的高薪吸引来的女助理,这个旁氏骗局也已经形成完整的规章制度。


五行币的奖励制度注册分为三个级别YSM三级会员,分别需要注册费用500元、2500元、5千元,分别可以获得500、2500、5000元的五行币,之后推荐不同级别的会员,发展成为自己的下线,就可以获得相应的奖励;除此之外,还有一种静态收益,也就是说等全球买入五行币的人增多、价格上涨,可以获得分红,这个分红可以选择再投资五行币。张健一方面用吸引眼球的社会事件为五行币造势,同时又极力包装自己,说自己是“人民大学毕业”有着“海军陆战队”的传奇经历,如今是世界首富。还宣称自己发行五行币是有国家暗中支持,说明自己有着极深的背景和不可告人的后台。


张健被抓以后承认自己只是一个大忽悠,我对外宣称我自己是世界首富,我是国家秘密培养的奇才,然后云数贸五行币运行是国家、是政府的最高战略,其实这些都是骗人的!


这样吹牛可以吹上天的一种货币,让很多人趋之若鹜,据不完全统计,五行币系列涉嫌传销组织涉及会员百万余人,涉案金额数十亿元。


2017年公安部指挥全国公安机关开展集中行动,严厉打击“五行币”系列传销组织,2017年6月6日,在印度尼西亚警方、中国驻印尼使馆的大力支持下,公安部工作组将该案头号犯罪嫌疑人宋密秋从印尼缉捕回国。


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个人呢,就是所谓的传销人员口中的传奇人物,在法网恢恢之下,他终于还是露出了真面目,因为这样的传销,受到蒙骗的人不在少数,2016年的全国公安机关办理类似虚拟货币类的传销案件达到了300多起,涉及的币种的也达到了一百多种,许多案件的会员的是数以万计,有的甚至达到了数十万之多,涉案的金额呢,也动辄上亿,多着上百亿。

免费午餐吃不吃

最隐蔽的传销

2015年6月26日,名为“心未来”的返利型购物平台出现在互联网上,如果想在上面消费,必须经人介绍才能够成为会员。如果你进行实名认证并绑定自己的银行卡,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百分之百报销,与此同时,各地也开出了心未来需求馆、心未来生活馆等实体店铺,吸引大家前来购物。

心未来需求馆、心未来生活馆等实体店铺卖的东西比外面贵多了,大概贵到2到3倍,在外面买箱牛奶50元,在它家买就需要120元。但是过15天以后他会把这120元在退还给你,这样就等于白得了一箱牛奶。


东西买到了钱还退还给你,生活中还真的出现这样的好事吗?让我们分析一下他的销售平台。平台消费会员级别共设为七个层级,合格、入门、一星、二星、三星、四星、五星,合格会员晋升为入门会员,最少要发展五名新会员,按此滚雪球模式发展,心未来互联平台成立一年来已发展注册会员700余万元,合格至二星会员达159万人。


心未来互联平台给各级会员制定了相应的购物限价标准,平台还会会对会员购买的商品种类和数量加以限制,如果会员想购买高级商品必须通过发展人员获得级别晋升,早在七月中旬,来自北京市东城的董苗苗,自己从开始注册会员,到店铺关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羊毛出在羊身上,尽管这些所谓的返利商城,她打着的是购物投资、购物理财的幌子,但是本身并没有任何的盈利点,就算是有也不可能有如此之高的投资回报率,他的造血功能的是全部取决于新发展下线的数量。


而另外像这种谎称为消费增值、免费获利、消费不用花钱、增值消费、循环消费等等,别人加入会员所产生的消费成为公司的利润,再返还给邀约者,这究竟是一种分享经济呢还是自欺欺人地诱骗入伙,为自己谋取利益呢。其实,表面上非常美好的分享经济,这背地里全部是套路。

金融互助、我骗人人、人人骗我

最狡猾的传销

2015年11月份,犯罪嫌疑人施展、盛鹏等五人密谋后,分工配合以互联网为载体。架设诚信买卖宝网站开展传销活动,诚信买卖宝网站,是一个可供会员间交易虚拟M包,并使资金产生流动的网络平台,用互助理财的名头运营,同样是以拉人头方式发展,以高额回报诱惑大肆骗取财物。


网站设了八个会员级别,M0、M1、M2、M3、M4、M5、M6、经理也叫领导人。以虚拟的m包为交易对象,每天会员从其他会员手中买入m包后,系统返还固定比例的M包,也就是叫静态收益;同时,会员推荐新人加入后,下线会员每次买过M包上线会员获取相应提成的M包,也叫不动态收益。


不同级别的会员,在每次交易中动态收益的提成比例是不同的。领导奖的提成比例为:M1级别会员的领导奖是他伞下一代下线每次买入金额的10%;M2级别会员的领导奖是他伞下一代下线每次买入金额的10%,二代的5%;M3级别会员的领导奖是他伞下一代下线每次买入金额的10%,二代的5%,三代的3%;依次类推,经理级别会员的领导奖是他伞下一代下线每次买入金额的10%,二代的5%,三代的3%,四代的2%,五代的1%,六代的0.5%,伞下六代以后无限代下线的0.2%。


会员通过卖出M包,达到变现的目的,该传销组织中,各犯罪嫌疑人虽分工不同,但相互配合共同组织领导诚信买卖包传销组织,并按约定比例分配该网站会员交纳的门票款。同时,各自发展传销团队获取动静态收益,达到非法获利的目的。经查该网站共有会员层级54级,会员数93万余名,涉案资金数额达193亿元。该案涉及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6人,冻结涉案资金3.2亿余元。


犯罪嫌疑人施展交代说,会员初始阶段,即M0级别,只能打款1000元,10天之后获利息150元,连本带息可得1150元。如果打款10000元,10天之后,则连本带息可得11500元,但级别提高之后才允许多打款,否则,只能在最低级别打款。会员要想得到高额回报,只能不断地在网络上发展下线,促使更多的下线注册成为会员。


这些传销团伙神出鬼没,甚至很多头目都藏身于境外,只在中国发展下线的传销一层,有些平台为了加速圈钱,极力缩短运行周期,在返利的高峰期瞬间跑路,不久之后再换一个马甲重新来过。而所谓的金融互助,不过就是这些专业传销团伙,请君入瓮的一种套路。

红包变成炸药包

传染最快的传销

2016年5月,江苏省邳州市公安局成功破获“星火草原”涉嫌传销案件。经查,2015年12月,犯罪嫌疑人李某波、孓某伟注册成立公司,申请“星火草原”微信公众号和微信支付账号,对传销模式进行升级改造,以销售POS机为幌子吸引公众支付100元、300元、600元等不同的费用,成为不同级别的代理。同时,利用微信红包返利等多种奖励方式以及扫码锁定下线等方式,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内就发展了150多万会员,涉案资金约两亿元。

2017年3月,犯罪嫌疑人麻某君与广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开发一款名为魔幻农庄的网络游戏向市场推广,该游戏要求玩家最低用330元购买该网站的虚拟玫瑰花,注册成会员,过得虚拟土地,依靠种植330朵虚拟玫瑰花和发展他人参与获得收益,每朵虚拟玫瑰花价值人民币一元可提现或自由交易。


总会有人受到贪欲的诱惑,企图在这个过程中快进快出捞一把,明知是骗局的游戏,任抱着侥幸心理,是踏进陷阱的第一步,在这个非公开不透明的游戏里,玩家不过是任人随便宰割的羔羊,账号说封就封,平台说关就关,骗子重新去开新的平台,而参与人员的钱全部打了水漂。


魔幻农庄游戏平台,于2017年8月8日停止兑付,8月16日平台服务器关闭,2017年9月20日,公安机关成功的破获了该案,五名犯罪嫌疑人被江宁区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执行逮捕,8名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审。


根据报案情况和马某军、李某玲的交待及游戏服务器后台数据的恢复。该款游戏,参与注册玩家超过12万人,游戏平台直接获取1651余万元,参与者遍布全国各地。


像这种动动手指打打游戏,就能够顺手赚大钱的事情,就像是铺满鲜花的陷阱,以后再遇到类似的好游戏,要在心里默念百遍,天上不会掉陷阱,事出反常必有妖。没有万无一失的防骗,只有从不松懈的警觉,面对层出不穷、花招翻新的新老传销模式,我们大家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强化防范的意识,掌握识别的技巧,即使你有七十二变,我心中坚信一条底线,那就是天下肯定没馅饼,地上可能有陷阱。

传销成为打不死、锤不烂的社会毒瘤。传销毒瘤不去,悲剧还会再演。但防范传销并不难,只要掌握了它的本质,无论它怎么变换马甲,狐狸的尾巴总归是藏不住的。

  无论如何,对于一切“低投入,高回报”的投资,都应该产生警惕心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更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躺着赚钱的“好事”,十有八九都是骗局!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暴富心理,坚信美好生活是需要脚踏实地去创造。

如果您喜欢此篇文章,记得发给好朋友哦!分享智慧,好运常伴您!

徐鹤宁老师现场高清学习视频


大家好!我是销售女神徐鹤宁老师,你有销售困惑吗?我来帮你解决,成功一定有方法,失败一定有原因,想要拥有更好、更快速的成功方法!原来的微信人数已满,请识别下面二维码添加我新的个人微信进行互动

点【阅读原文】最具影响直销明星品牌评选活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