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 别~ 妈妈回来了 快出来~~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6:21:1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哎呀,妈,您老就别再催了,我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到。”


王嘉怡被老妈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的催相亲,电话就快被打暴了。她实在想不明白老妈怎么那么怕她嫁不出呢?


王嘉怡低头边走边想,不一会儿就到了天使之翼咖啡馆。


“啊,你走路不看人吗?”


王嘉怡刚走到门口位置,还没有来得及进门,就被迎面而来的人撞倒在地。


“小姐,你看清楚,是你自己撞到我,没站稳,摔倒在地。”一个深沉的声音从上方飘来。


王嘉怡平时最恨别人俯视自己,没想到这个人,这个人竟然会…


王嘉怡一溜烟从地上爬起来,上下打量这个罪魁祸首。


脸部轮廓深邃,五官精致,眸色很深,黑的像是永远也看不到底的大海,幽冷慑人,眸底隐约闪烁着熠熠智慧的寒光。整个人却俊美的如一尊神仕,浑身都充彻着另人迷乱的魔力。


“这个大叔好帅呀!”


这是王嘉怡第一感觉,不禁在心底给他打90分。


但是这么帅男人,怎么会不懂得怜香惜玉呢?看来他离她心目中的100分还是差的太远了。


“咦,不对呀,他帅不帅貌似和她毛关系都没有吧?那她何必对他客气呢?”王嘉怡瞬间理顺思绪。


“大叔,不好意思,我刚刚没有把你撞伤吧?你看你这强壮的身板,怎么禁得起我这么瘦弱的身体碰撞呢?您看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呀?”


王嘉怡故意用气死人不偿命的方式,来反击这个没礼貌的男人。


男人幽冷的魅眸低垂,看了王嘉怡一眼,神情莫测:“能这么说话,就说明没有事情。”


什么没有事情呀?


难道非要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才算是有事情呀?


亏他长的那么完美的一张俊脸,没想到不但心这么黑,而且还很霸道。


王嘉怡默默的翻个白眼,算了,她还要赶着相亲呢?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要不然等下老妈真的要打爆她的手机。


至于刚刚那个男人,王嘉怡就抛出脑后。


她按照老妈发过来的信息,找到那个位置。


王嘉怡刚准备坐下,对面的人就发话了:“你就是王嘉怡?长的不怎么滴,三围多少?还是处吗?有没有做过隆胸之类?”


王嘉怡屁股还没挨着椅子,就被对面的人给雷的外焦里嫩,整个人立即被愤怒所征服。


“大爷,您老人家退休了吧?怎么还学着小年轻来相什么亲呀!您看您的头发都退休了,您老还是抽时间好好修理您的光头吧。


至于我三围多少,有没有隆过胸,还是不是处都和您没有关系。就您这样的人,说实话,连旁边蹲大马路的乞丐都比您强。”


光头男听到王嘉怡这么贬低自己,当然不乐意了。


“啧啧,看你这身打扮,倒像是来拉客的。要不你开个价,我们去对面酒店开个房,慢慢讨论你的三围问题?


见过不要脸的,可是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既然他自己找抽,那就不要怪她不礼貌。


王嘉怡迅速站起身,转身拿起身后服务员刚端过来的咖啡,毫不犹豫的向光头泼过去。


“啊,你个臭婊子,你就装清高吧。这么漂亮还来相亲?一定是被别的男人上过,要不然怎么会没有人要?”


光头男没想到王嘉怡会向他泼咖啡,将刚刚隐藏的一点流氓脾性,毫不保留的曝露出来。


王嘉怡对谢顶男简直忍无可忍,她将自己手中的包向后面一抛,然后一步迈到光头男面前,抓起光头男的胳膊,一个过肩摔,将谢光头男狠狠摔倒在地。


“啊…,你个疯子,我快残废了,你要赔我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要不然我打电话报警,告你故意伤人,看你还敢不敢嚣张。”


光头男并没有打算从地上爬起来,反而躺在地上,拿起自己的手机准备报警。


老妈找的什么中介呀?这么奇葩的男人也给介绍过来?


王嘉怡实在无心再看下去,她立刻转身准备离开。


“小姐,你的包忘记了。”一个深邃的声音从王嘉怡身后响起。

王嘉怡这才想起来,她的包此时的确没在她手中。由于刚刚气愤的教训奇葩男,以至于将她的包给扔出去了,还好哪位先生好,及时提醒她。


“谢谢哈。”


王嘉怡虽然只听到那个好心人提醒,但是道谢的话还是及时说出口。


“怎么,怎么会是你?”


王嘉怡没想到,这个好心人竟然是他,那个刚刚将她撞倒在地的,那位既帅气又嚣张的大叔。


“不然呢?小姐希望会是谁呢?难道是被你打倒在地的那位?”


“反正不是你就好”


王嘉怡从男人手中抢走她的包,准备转身离开。


“站住”男人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刚刚泼出去的咖啡,是我的,你不觉得,你要赔偿我的咖啡钱吗?还是你希望我也报警抓你?不过罪名不大,就说你盗取别人私有物品。”


“……”


王嘉怡扶额,今天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人呀!不是太拽的,就是太不要脸。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呢?看来今天是出门没看黄历,一大失策。


“那大叔您说我该怎么赔偿您?”王嘉怡强忍下心中的怒火。


“不多,也就2千块钱吧。”


男人亲启薄唇,幽冷的说出赔偿费用,当然是想借此难住王嘉怡,至于原因…


2千块钱?你打劫呀?什么咖啡要2千块钱?”


2千块钱,那可是她一个月的生活开销呀,什么咖啡能值这么多?


“不信?嗯?尽可叫服务员过来确认。”


男人不温不愠的语气,彻底点燃王嘉怡的怒火。


“服务员,这位先生喝的什么咖啡,价格多少,我来买单。”


王嘉怡才不相信那个霸道的男人,她喊服务员来确认价格。


“小姐,这位先生的咖啡一共是2000元”


服务员礼貌的回答,让王嘉怡大惊失色。


“你没有看错吧?就这么一小杯咖啡,怎么可能那么贵?”


王嘉怡听到服务员给她报的价格,整个人开始慌张起来。


“小姐,这位先生点的咖啡,是从印度尼西亚空运来的猫屎咖啡,当然价格很贵。”服务员依旧礼貌的为王嘉怡解疑。


“哦,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情要和这位先生谈,等会再结账。”王嘉怡已经确认过咖啡的价格,突然很无力的坐在薄唇男的对面。


光头男虽然躺在地上,但是没有错过王嘉怡脸上难过的表情,于是很得意的从地上爬起来。


“没钱就别装,看你的穷酸样,一看就知道肯定没有那么多钱。要不你今天晚上陪爷我上床,爷替你付款怎么样?”


王嘉怡虽然很反感光头男的话,但是她并没有反驳,她确实没有那么多钱,这个月的信誉卡今天还在催她还钱呢?


男人将王嘉怡失落的表情尽收眼底,当然也没有错过王嘉怡眼睛里面燃烧的怒火。


男人抬起手腕,看看时间。


如果不是有任务在身,他才不屑于参加这场口水战。


“这位先生,你可以走了,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走。如果你不怕这位王嘉怡小姐等会再发怒,那么你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当然了,我相信这位王嘉怡小姐,如果再摔的话,肯定没有刚才那么客气,最少也得在医院住一个星期吧。至于你所说的报警,我可是站在美人这边!”


男人眼看光头男不肯离去,只好威胁光头男,以便光头男知难而退。他快没有时间了,如果这个光头男不离开,那么他的临时计划无法实施。


光头男想想刚刚那个过肩摔,不禁打个哆嗦,美色虽然重要,但是和命比起来,那简直不值一提。他还是留着小命好好享受别的美女吧,想到此处,光头男扶着腰愤愤的离开。


男人在光头男离开之后,帮王嘉怡叫一杯咖啡。


“你叫王嘉怡是吧?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如果交易做成了,那么你就不需要赔偿。”


王嘉怡一直低头在想怎么还钱,当她突然听到不用她赔钱了,立刻两眼放光,慌忙的问“什么交易,你说出来我考虑考虑。”


男人稍微思考一下,才轻启薄唇,“你今天是来相亲的是吗?”


“嗯嗯”王嘉怡才不管什么相亲不相亲,她现在只管还钱这件事。


男人很满意,王嘉怡已经慢慢顺着他的思维,那么他便可以开始实施计划。


“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男朋友,然后以我女朋友的身份配合我见一个朋友。如果中间配合的很好,那么就算交易完成。当然这只是假扮的,我们之间的交易只限于这个咖啡馆,你不用担心我以后会缠着你。”


“只是假扮男女朋友?”王嘉怡再次向男人确定。


“当然”薄唇男冲王嘉怡露出帅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那就好。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有关你的事情。让我怎么假扮你女朋友。”


“我叫顾辰阳,我刚刚出国回来。你需要假扮的人,叫做周若彤。并且也是刚刚出国回来。你不需要多说话,只要配合我就行,别的你不需要了解太多。”


“哦,只要这样,就可以不用陪你咖啡费用了,是吗?”


王嘉怡再次向顾辰阳确认,这么霸道的男人,如果赖起帐来,她也没办法。以免他等会赖账,现在还是再次确认的好。

顾辰阳对王嘉怡的小心谨慎,很是不解?他给人印象有那么不靠谱吗?为什么她要如此谨慎呢?


不过这些原因都算了,虽让这个小萝莉这么可爱呢…


由于太过于激动,一张白皙而漂亮的瓜子脸,此刻透着微微的红,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在长睫毛的映衬下如一对飞舞的蝴蝶,清澈的眼眸透漏出内心的渴望。


樱桃小嘴也很配合的嘟起来卖萌,一头乌黑的长发调皮的滑落在胸前。修长白皙的手指紧抓着他。


若隐若现的双峰,瞬间涌入他的眼眸。一股清纯而香甜的体香不断撞击他的嗅觉。


顾辰阳忍不住做出吞咽动作,他感觉全身有点发热,并且还有一股热流向双腿交接处不断涌入,他甚至都能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他好久没有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甚至连身体都发生反应…


“咳咳,是的,我一向一言九鼎,怎么会欺骗小姑娘。”


顾辰阳边说边用手准备拉掉王嘉怡的手,如果她再这样靠他这么进,估计他都快热死了,还怎么执行任务。


但是,结果却另顾辰阳整个人更加难受…


她白皙而修长的手指,如无骨绸缎,光滑细腻,肤如凝脂。


因他的触碰,她向小兔子一样慌张的想要逃避,可是无心当中却钻入他的大手中,左右触碰。


顾辰阳突然之间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很想据为所有,永远不放手。


顾辰阳被自己想法吓了一跳,疯了,疯了,自己今天怎么那么不正常呀?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顾辰阳感觉他越来越不了解自己。


他努力的转移注意力,尽可能的不去想,才强制性压下那股欲望。


王嘉怡感觉到他手掌上面有很多老茧,并且还很厚,手指强壮而有力,仿佛要将她的手拧断。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才能让这么一个英俊的男人有如此强有力的双手?


但是王嘉怡没有太深入去想,眼下她是要想办法怎么才能抽出自己的手?


“那个,顾辰阳是吧?你能松开吗?我手指都快被你捏断了。”


顾辰阳听到王嘉怡说让他放手,他才意识到自己此刻还抓着王嘉怡的手。但是这种感觉很美好,他舍不得松开。


“既然你都已经答应了,那么我拉你的手也是正常的,别忘了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这是提前培养感情,以便你等会比较方便配合我。当然你不要想太多,我也是为了配合我们的交易,才勉强陪你练习,你说是吗?”


顾辰阳太喜欢这种感觉,也只好找出这种蹩脚的理由。虽然这已经超出他的计划范围。听到王嘉怡说手被他捏疼了,他心疼的轻轻柔柔她的小手,但是,还是不放松。只不过没有刚刚那么用力,以免他用力过度,伤了她。


“……”王嘉怡无语。


她没有想到顾辰阳竟然找这么一个理由,但是这么一个龌龊的理由,却让她无力反驳。


这不是摆明了光明正大的占她便宜吗?


想到这一点,王嘉怡气的很想痛扁顾辰阳一顿,以报被坑之仇。但是想到那令她肉疼的赔偿钱,只好含泪放弃。为了那2千多,她忍,也为了能更好的“配合”他,她再忍。

王嘉怡没有成功解脱,抬头瞥了顾辰阳一眼。结果却是…


顾辰阳大腿翘到二腿上,边喝咖啡,边捏她的手,时不时还发出一声声貌似很舒服的声音。


算了,反正便宜也被占了,就让他再嘚瑟一会。虽然被他捏着手,但是王嘉怡不排斥这种感觉。


温暖的掌心,略带茧的手指,轻轻抚摸过她的手,一种从没有的酥麻感,让她有点脸红心跳。


但是,在她的心里,被占便宜的愤怒,大于此刻内心微小的波动。


王嘉怡在心里为此刻找理由:“一切都是为了配合交易,等交易结束了,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所以王嘉怡,你一定不要想太多,千万不要迷失自己。”


顾辰阳虽然在喝咖啡,但是王嘉怡的表情变化,他还是一丝都没有错过。


看到王嘉怡虽然很生气,但是,却隐忍的做自我安慰,此刻她的样子,特别像个小萝莉,嘟起嘴来,既可爱又呆萌。


这让他刚刚还郁结的心里,不禁有一丝愉悦。这么可爱的小萝莉,简直像阳光一样,照进他昏暗的内心。


甚至还不知不觉的用修长的手指,帮她理顺掉落下来的秀发,不轻易间手指触碰到王嘉怡红润的脸。


“嗯…”这里的触感让他的忍耐力再一次被挑战。没想到那白皙的小脸蛋,触摸起来更加柔软光滑,很想让人咬一口。


顾辰阳既然如此想,当然也不想亏待自己。


“啊,流氓。你怎么可以趁机占我便宜?这好像不是交易的范畴吧?”


刚刚那点被强制压下的愤怒,此刻被导火索点燃,王嘉怡愤怒的伸出另外一只手,准备一巴掌招呼过去,但是…


顾辰阳反应迅速,抓住王嘉怡暴动的手,一边还不忘舔舔薄唇。


“嗯,好甜,你是蜜做的吗,怎么会这么甜?”


刚刚那个吻,让他感觉整个人如置身水中,这让他火热的身体感到一丝丝凉爽,他刚想加深这个吻时,王嘉怡却逃了,并且还准备给他一耳光?


先不说他没有得到满足的身体,就单纯这一耳光,他顾辰阳岂是随随便便被人打的?再者来说,刚刚如果不是他反应快,及时抓住,这让埋伏在四周的手下看到,那他岂不是很没面子,他以后还怎么在手下面前抬起头?


顾辰阳迅速的,将手放在王嘉怡的肩膀上,一个使劲,王嘉怡没有意料的掉入他的怀中,并且后脑勺被他大掌紧扣。


“唔…唔…,流…氓…放…开…”


顾辰阳迅速堵住她这张喋喋不休的小嘴,细细品尝这份清甜,当然也不忘了将她紧紧抱住,以免她再次逃脱。


她用力的反抗,但是奈何男女差别太大,最后还是被顾辰阳得逞。并且还得寸进尺的将他的舌头滑入她的口中,在那里蛮横直撞,惹的她一阵阵颤栗,所剩不多的空气,被顾辰阳一点点的抽取干净。


顾辰阳欲罢不能,他还想要得到更多。但是,想到任务在身,如果继续下去,他怕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特别是此刻急需宣泄的身体,只好暂时绕了她。


得到解放的王嘉怡,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但是,她依旧全身无力的瘫软在顾辰阳怀中。


顾辰阳本来只是想,稍微惩罚一下王嘉怡,没想到自己竟然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看到王嘉怡瘫软在怀中,这才消除掉刚刚的怒气。


“笨蛋,亲吻记得要换气,不然你想憋死呀?下次我教你。”


顾辰阳说完顺带帮王嘉怡,整理刚刚被他弄乱的头发。一缕一缕的整理,那么温柔认真的动作,仿佛他已经做过好多遍一样,娴熟迅速,但又不失宠爱。


虽然这个动作顾辰阳做的时候,有意遮盖住,但是,还是让离他不远的手下看见了。


惊讶的他们,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但是为了不被发现,于是迅速调整状态,当然也不忘记八卦一下。


其中一个部下首先说出大家的心声:“老大什么时候对女生也怜香惜玉了,他不是说男女平等对待吗?”


另外一个部下拍马屁似的,为顾辰阳辩解:“笨,那是在训练的时候。但是,现在是在这么温馨浪漫的咖啡馆,怎么说老大也得浪漫一下吧!所以我感觉,咱们老大不是开窍了,而是…终于开始对女人有兴趣喽!”


而最后发言的更加激动起来,“对对,我赞同。你们说,我们是不是以后会有好日子过呀?”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老大以后感情不顺,拿我们来当出气筒呢?那我们的日子岂不是更加悲哀?所以呀,为了老大恋爱顺利,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这样我们才会被温柔对待,就像刚刚那样,想想都醉了。”


“为了老大的感情顺利,也为了以后不在有魔鬼的训练,就让我们努力为老大,争取女方的好感,兄弟们,加油!”


“嗯嗯”众人一致赞同,在不影响任务的前提下,开始实施红娘计划,同时对王嘉怡报以重大希望。


顾辰阳的部下,在另一边,针对他的今天的一系列不正常行为,进行解刨分析,暗中实施红娘计划,甚至开始充满期待。


而顾辰阳对此,却是浑然不知,此时的他,还沉浸在甜蜜当中,丝毫没有注意到,今天他的一系列反常行为,部下的诡异眼光。

“顾辰阳,你混蛋,你怎么可以亲吻我呢?那可是我的初吻,怎么可以这样呢?”


“初吻呀?那真是太好了。没想到我竟然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哦,不,确切的说,是第一个亲吻你的男人。至于是否是第一个男人,那我以后再去验证。”


“你,你混蛋!”


王嘉怡再次被顾辰阳得意的话语所激怒,她忘了刚刚失败的教训,再次扬起手,但是结果还是一样……


“怎么又准备打我?就你的那点力气,劝你还是省省吧,说不定等会还的用。对了,忘了告诉你,刚刚只不过是提前练习,以免后面你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影响合作。”


“你最好不要太过分,要不然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好,我等着那一天,不要让我等待太久哦!王嘉怡,你要搞清楚,现在你是我女朋友,即使我亲吻你,就算了是对你怎么着,那也是合理的。”


“什么?你这样不是乘火打劫吗?这一点我做不到。”王嘉怡没想到顾辰阳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有意见是吗?那好,现在立刻去买单,我不会勉强你。对了,我刚刚好心帮你点了一杯咖啡,那一杯咖啡也是2千块,所以…你现在要付4千块。”


通过刚刚的观察,他很肯定王嘉怡现在没有那么多的现金。顾辰阳对王嘉怡的软肋拿捏的很准。


“可以写欠条吗?”王嘉怡弱弱的问一句。


“噗”顾辰阳没有憋住,笑了出来。


“你去问问那边的服务员,这个我管不着。”


顾辰阳别有深意的向收银的服务员看了一眼,“服务员”立马会意,冲顾辰阳轻微的点一下头。


王嘉怡拿出手机,准备求救,但是,倒霉到家了,手机竟然没电关机了。这是天要亡她的节奏呀!


王嘉怡深吸一口气,然后认命的再次坐下,但是不甘屈服的瞪了顾辰阳一眼。


“难道今天注定要栽在这里吗?不行,她要反抗,与其被这个色鬼占便宜,还不如碰碰运气,说不定运气好,服务员可怜她,一个心软,让她离开呢?”想到此处,王嘉怡霍的站起来,向收银柜台走去。


“先生,那个,我今天出门忘记带钱了,你看我可不可以打个欠条,明天将钱给你们送来?”


服务员很职业的回答:“小姐,对不起,我们店概不赊账。”


“我不会不还钱的,如果你们实在不放心,那么我把证件抵押在这里。”王嘉怡怕收银员不相信她,于是就将自己的身份证从包里面抽出来,递给收营员。


“收银员”看了一眼王嘉怡的身份证,然后递还给王嘉怡。


“小姐,对不起,我们店不接受私人物品抵债,所以请您付现金,或者刷卡也行。”


刷卡?如果她能刷卡,就不在这里和他说那么多废话了。


“哦,那我等会再付款吧。”王嘉怡一脸伤心难过,并且还很无奈的转身向顾辰阳走去。


伤心的王嘉怡没有注意到,刚刚那个“收银员”,在看到王嘉怡转身向顾辰阳走去的时候,不由的松一口气。


顾辰阳刚刚还在担心,那个“收银员”有没有读懂他的意思,耽误了计划。不过照王嘉怡的表情来看,结果还是不错,顾辰阳将手放在桌子底下,悄悄的对“收银员”竖起一个大拇指。


“收银员”收到顾辰阳称赞之后,特别高兴。他可不敢破坏老大的好事,要不然会死的很惨。


“王嘉怡,别在那里矫情。刚刚我看你不也挺享受的吗?既然亲都亲过了,现在才后悔,是不是太迟了?与其在这里想,怎么逃避我。倒不如想想,该怎么迎合我,这样大家才能合作愉快,你说呢?”


“谁愿意和你合作愉快,如果你今天不设计我,我会被你占便宜吗?”


“但是刚刚我不也被你占便宜了吗?这样相互抵消。”


“……”


“无耻”这样还能抵消?亏刚开始,她还给他打了90分呢!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么无耻的人,现在决定给他打0分,哦不,负分。


王嘉怡在心里,默默把顾辰阳鄙视N遍。


不过王嘉怡的鄙视,貌似对顾辰阳没有什么影响。这不,人家顾大爷还很拽的边翘着二郎腿,边喝咖啡,那个拽劲别提了,就连他的那些手下,都不忍直视。


虽然王嘉怡很有意见,但是没办法,谁让她今天载在顾辰阳手里呢?所以为了少被揩油,王嘉怡决定见机行事,找准机会溜之大吉。


“王嘉怡,快,过来。我今天要见的人来了。”


顾辰阳听到隐形耳麦里面传来一声命令:“目标已经出现,全体注意!全体注意!”立刻让王嘉怡来到他身边。


“啊,哦”王嘉怡对顾辰阳的反应,由最开始的惊讶,变成后来悲观接受。


但是让王嘉怡没想到的是,她刚准备坐在离顾辰阳远一点的位置时,顾辰阳好像提前识破她的计谋。


一脸阴笑的拉起王嘉怡的手,一个用力,她再次掉入他怀中,同时将他的大手滑到她的腰部,戏能般,在她腰部轻轻捏一下。


“你,算了。”


动作这么熟练,王嘉怡都开始怀疑,顾辰阳是不是做了好多遍了,要不然怎么那么熟练?


竟然不专心?在他面前敢走神,王嘉怡,你是第一个,很好!


顾辰阳在王嘉怡的腰部,再次狠狠的捏了一下,他可不希望在他面前,王嘉怡还也会走神,他一向对自己帅气的外表很自信,在王嘉怡这里,当然不能失效,事关魅力大小的问题。


“嗯”王嘉怡被腰部传来的疼痛,拉回思绪,她满脸怒火的瞪了顾辰阳一眼。


顾辰阳像没有看到一样,温柔的帮王嘉怡理顺秀发。“乖,别乱动,客人已经来了,不要在那里闹脾气,等客人走了,我好好补偿你,嗯?”


“咦?”王嘉怡不明白顾辰阳这句话的意思,但是顺着顾辰阳的视线她就想明白了


只见一个很英俊的男子,从门口的位置向这边走过来,俊俏的脸庞上带着阳光的笑容,一身修身的西装将他健硕的身形描绘的淋淋尽致,一副金丝的眼睛将他的儒雅展示出来。


王嘉怡此刻脑中只有一个字“帅”,她感觉除了这字,什么字都无法形容,这个男子给人第一感觉。

王嘉怡的安静,让顾辰阳很满意,还以为是她想明白了,但是他回头一看,这哪有一点识大体的觉悟,分明就是被张乾坤迷住了。


难道他没有张乾坤帅?还是说他没有张乾坤有魅力?要不然为什么,一见到张乾坤,王嘉怡瞬间安静下来?


不知道怎么了,顾辰阳很不想看到此时王嘉怡,用如此痴迷的眼神看张乾坤,他很不满意王嘉怡的态度。


顾辰阳愤怒的用力拢紧王嘉怡的肩膀,直到王嘉怡发出轻微的痛苦声,他心里才稍微感觉舒服一点。


英俊的男子坐到顾辰阳的对面,很熟练的打招呼,“辰阳,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嗯,是等的太久了。”顾辰阳别有深意的回答。


“辰阳,这位就是你的未婚妻吧!很漂亮,很符合你的眼光。不介绍给兄弟认识下?”


顾辰阳一脸平静的对张乾坤介绍王嘉怡,“周若彤,我的未婚妻。”


然后回头很宠弱的看了一眼王嘉怡,然后才幽幽的向王嘉怡介绍:


“张乾坤,我曾经高中同学。”


王嘉怡听完顾辰阳的介绍,条件反应的站起来,准备和张乾坤握手。


“你好!”王嘉怡伸出手,做一个很职业的握手动作。


“……”


张乾坤看到王嘉怡的动作,微微楞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伸出自己的手,准备和王嘉怡握手。


“咳咳,亲爱的,我朋友有洁癖,不喜欢和别人握手。”


顾辰阳立刻站起来,伸手将王嘉怡的手拉回来。刚刚他太大意了,竟然忘记阻止王嘉怡。但是张乾坤的犹豫,让他有了更改的机会。


王嘉怡看到张乾坤的犹豫,很奇怪,他为什么会有犹豫的表情。刚好顾辰阳的话,为她解疑。


顾辰阳很生气的拉回王嘉怡的手,将她的手紧紧拽在自己手中。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如此生气,但是他只要一想到,那柔滑的小手,会被别人接触,不由的想去阻止。


“啊”王嘉怡突然叫起来,然后立刻回头瞪了顾辰阳一眼。


张乾坤明知故问的关心王嘉怡,“周小姐,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事,发现辰阳的朋友都比辰阳还帅,被惊讶住了。”


“砰。”顾辰阳手中的杯子,掉落在地上,和杯子一起破碎的,还有他的自信。即使王嘉怡对他再有意见,但是不能在这个时候拆台吧?


王嘉怡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尴尬局面,只好顺便扯个借口,却没有想到,这个借口反而让顾辰阳更加愤怒。


“嗯”顾辰阳不但没有适可而止,反而在她腰部加大力气。王嘉怡狠狠的瞪了顾辰阳一眼,以示抗议。


此地不宜久留,开溜是唯一出路,王嘉怡开始想办法,准备找借口开溜。


顾辰阳很生气,王嘉怡竟然当着他的面,夸别的男人帅?这让他情何以堪,如果是和他无关的人,他可以不计较,但是,今天他可是她的未婚夫!


所以他不能忍受,如果这还没有什么反应,那么,且不说脸面了,更不说威严了,就是计划,岂不是要被张乾坤识破?


如果不惩罚警告一下,顾辰阳实在想不出,王嘉怡还会有什么雷人的话。


王嘉怡才没有心情去想,顾辰阳为什么会愤怒呢!她才不管那么多,既然不能当面开溜,那么,她就找借口开溜。更何况,现在顾辰阳一定没有时间管她。


此时不跑还待何时?想到此处,王嘉怡霍然站起来,对顾辰阳诡异一笑,然后很淑女的对顾辰阳展开温柔麻痹。


“亲爱的,你们先聊,我去下洗手间。”


王嘉怡都快被她这句话恶心吐了,为了能顺利开溜,她忍住想呕吐的冲动,不停的对顾辰阳抛媚眼,希望他能答应。


想溜,没那么容易,我顾辰阳岂是你能随便忽悠的?不过,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刚好她也不方便听,不如就顺了她的意,也方便他处理事情。


分析完毕,顾辰阳很绅士的为王嘉怡让路,“亲爱的,快去快回,我等你回来哦!”


顾辰阳不但没有怀疑,还主动让路,这王嘉怡看到希望,于是她面露笑容,立刻向洗手间方向走去。


顾辰阳看到王嘉怡一副成功在望的表情,突然很想捉弄她一下,也让她心理添堵。谁让她刚刚当着他的面,夸别的男人帅,他到现在心理还堵的发慌,而她却心情愉悦,准备开溜。


于是小气的顾辰阳,想到一个绝妙的办法……


“亲爱的,你应该不知道洗手间的位置吧?服务员,带这位小姐去洗手间。”顾辰阳根本不给王嘉怡拒绝的机会,并且还很好心的叫来服务员,帮忙带路。


那个被顾辰阳叫来的服务员,刚开始还楞了一下,然后突然明白过来,很礼貌的对王嘉怡说:“小姐,请跟我来。”


顾辰阳的“好心”的帮助,还有服务员礼貌的等待,王嘉怡立刻明白了顾辰阳的“良苦用心”。


王嘉怡回头狠狠的瞪了顾辰阳一眼,仿佛在说:“算你狠。”


……

公众号对话框内回复 0324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