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电动车现身泉州,是馅饼还是陷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4:56: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昨天下午,泉州师院校园里,一排绿色电动车吸引不少人驻足。


绿色的共享电动车将挂校园临时牌


共享电动车和普通电动车外观差不多,均安装了GPS定位系统,电池等核心部件已采取相应防盗措施,暂时没有后视镜、车锁和配套安全帽等。


目前,该团队正在安装电池、布点和调试设备等。本周五,一期将开始投入试运行,收费标准为1元/15分钟+0.2元/公里,使用方式与共享单车类似,可通过微信扫二维码借车。只要在校内骑行,校外人员也可借车。


该项目的指导老师、泉州师院创新创业学院陈副院长介绍,学校跨度较大,约有2公里,且地势不平、多陡坡。全校近2万名师生,往返宿舍、教学楼和图书馆等,骑自行车很吃力,电瓶车可能满座,“如果试水效果好,将启动二期工程,加大投放量,加密布点。”


共享单车问题多:
OfO被曝大规模贪腐


“共享经济”催生了一系列共享出行工具,从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到共享电动车,资本方兴未艾。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共享单车已经开始爆发出一些问题。


近日,共享单车ofo遭遇重创:在网络上有ofo员工爆料内部区域经理贪腐严重,区域经理每月通过虚报修车师傅套取公司资金数万到数十万不等,而ofo公司总部却从来不进行调查反腐,ofo员工对此表示极大愤慨和失望,自称“小黄车走不远”。



ofo内部员工所爆料的贪腐问题,很可能是来自于虚报维修师傅人数、工资。此前曾有多家媒体报道,ofo高居不下的损毁率,让很多早已改行修车师傅重操旧业,重新“上岗”。随着时间线拉长,本就质量一般,再加之机械锁漏洞的小黄车来到了高损毁的时间节点,修车师傅成为ofo正常运营的必备资源,身兼招聘“大权”的区域运营人员通过虚报修车工人数和工资等,很容易实现贪腐。


有业内人士称:如果是有GPS定位和物联网精细化运营,那么每个区域有多少坏车,需要多少维修师傅、搬运工作人员都能精准算出。可惜ofo明显不具备这种能力,对下面缺乏监管和约束,也给了贪腐滋生的土壤。


除了贪腐问题,ofo内部员工还爆料坐实了创始人戴威被实质架空的传闻。该员工称,“在刚刚结束的一次公司内部会议上,OFO创始人戴威已经被实质架空。他的继续露面,只是为了稳定市场对商业模式的信心。”



脉脉平台业内人士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十辆车子九辆坏”、“小黄车融资,创始人早就没啥地位”、“很多创业的都是被投资人赶出来的”……


比之贪腐问题,对ofo创始人戴威被架空的爆料,业内人士并不太惊奇。这和之前媒体早已传出戴威被架空、“成为周航第二”等不无关系。据了解,在ofo股权架构中,戴威占股比为36.02%,滴滴占股比为25.32%,而经纬中国、金沙江、王刚等,实际上都是滴滴的投资方,可归类为滴滴系,他们的股权已远超过戴威。戴威被架空,ofo成为滴滴子公司的传闻绝不是空穴来风。


在爆料前ofo很多问题还被掩盖于内,而员工的爆料则让ofo贪腐、商业模式问题、管理混乱情况都展示在外界面前。这很可能诱发ofo更大、更多问题在接下来被曝光,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倒逼ofo发生翻天覆地的被动变化。接下来ofo决策层会如何应对这一重大危机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延伸阅读

共享电动车:会是下一个爆款吗?


其实共享电单车的出现并不比共享单车晚,但是由于法律法规、充电、损耗等问题尚未解决,该模式一直没有大规模铺开。而以7号电单车、电小蜜、电斑马等公司为代表的共享电单车卷土重来,合法入京,正说明了这一模式已经逐渐走向成熟,并且很有可能跟当年的共享单车一样,站在了“爆发”的前夜。


  (配图为7号电单车在北京投放的车辆)


那么共享单车现在都有哪些玩家?他们的运作模式是怎样的,又是如何解决充电、监管和损耗问题的呢?


政策松动,共享电单车卷头重来


如果你关注共享出行领域,会发现自2016年底或2017年1月初就有共享电动车先后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上线,例如7号电单车、小蜜电动车、电斑马、猎吧等公司。不过他们在上线之后,无一例外的遭到了当地监管部门的叫停。


根据北京市监管部门的通告,这些共享电动车被叫停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其不满足GB17761一1999标准——即《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的要求,存在超速超重的隐患。该标准规定,电单车(电动自行车)的质量不能超过40kg、功率不能超过240w、最高车速不能超过20km/h。并且还需要配备有脚踏板。


深圳交管限制电动车办公室也明确表示,深圳市区90%的道路都没有非机动车道,暂时不适合发展电动自行车。


不过情况在随后出现了转机。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后,促进共享单车合法合规化,加强政企合作成为热点。2017年3月7日,南京市车管所在对7号电单车进行过检验检测后,亲自上门给7号电单车的3000辆电动单车安装了牌照。目前,7号电单车在南京已经累计完成了将近1万辆电单车的上牌工作。


  (配图为南京交管部门为7号电单车上牌)


进入4月,北京的共享电单车行业也迎来了春天。4月12日,7号电单车再次出现在海淀上地、昌平回龙观、石景山等地区。


此外,据媒体报道,之前同样被叫停的小蜜电动车、电斑马等公司的电单车也重新回到了街头。


  (配图为电斑马在北京投放的车辆)


而7号电单车CMO崔晓琪向媒体表示,7号电单车已经进入了《北京市电动车产品目录》并向北京20多家车辆登记站和五六家车管所递交了上牌申请。“多个车管所、车辆登记站给我们的反馈是,在完成上牌前,持申请车辆的产品合格证及发票可以上路。”在问及上牌前是否可以上路时,崔晓琪这样向媒体解释道。


据悉,7号电单车目前已经在北京投放了超过2000辆电单车,并将视市场情况进一步增加投放量。


此外,在7号电单车、小蜜、电斑马等卷土重来的公司外,像是租八戒、猎吧等共享电单车公司其实已经在长三角地区进行了多年的耕耘,进驻了像是上海、苏州、杭州、常州、无锡等一二十个城市,并且分别投放了数千辆电单车进行运营。


运营模式:定点停车是关键


电单车与自行车相比,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前者需要充电。而这也决定了共享电单车在运营层面与共享单车的不同——即需要在指定的停车点或是范围内停放车辆。


租八戒就是在指定范围内运营的典型代表。在成立之初,其多在校园、大学城等区域进行运营,既方便监管车辆,又方便进行运维人员更换电池,而在这个区域内,用户可以按照使用共享单车一样,随意使用,随处停放。


  (配图为租八戒在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运营)


走出校园后,租八戒仍然选择了指定范围运营的模式,用户最后只能在划定的范围内还车并完成结算。如果在指定区域之外,用户可以上锁,但是计费仍将继续。


猎吧与7号电单车则更青睐于虚拟停车点/停车带的模式,即通过软件划定一些停车点或停车带,当系统检测到电单车的GPS信号在停车点附近时才能还车。当然,由于用户还车是定点,用户取车的时候也更加方便。


不过猎吧与7号电单车在定点还车的细节上略有不同。


猎吧用户在停车点之外是无法还车的,仍将计费。而7号电单车的用户在停车点之外也可以还车,不过需要支付1元(一公里以内)或100元(1公里外)的费用。7号电单车方面表示,从其运营数据来看,目前违停的比例低于1%。


但是话说回来,不管是区域运营,还是定点还车的模式,其多少都会对用户造成一些不便,进而影响未来的发展。


但是各家对此却并不担心。


7号电单车CMO崔晓琪表示,目前在北京的昌平、海淀和石景山三区,7号电单车已经设置了1500个制定停车点,平均每200米就有一个,而人口密集的区域甚至可以做到50米一个停车点。智东西在7号电单车的APP中查看了百度大厦附近的停车点,确实比较多。


  (配图为7号电单车在百度大厦附近的停车点分布)


所以对于生活并工作在某一个区域(例如百度大厦所在的上地)的人来说,其在这个区域内使用共享电单车还是相当便利的,而随着停车点的逐渐增多,假设覆盖了全北京,其已经相当接近于随处停放的体验。


  (配图为模拟的运营范围划分,当圆圈越多,其服务就越接近于随地停放)

当然,这种推测还是基于设想,各个运营商在未来究竟能够实现多大的停车点密度,亦或是有多少运营范围,还有待观察。


在停车之外,共享电单车的使用方式与共享单车几乎一致。用户首先需要下载各家的APP,然后是实名注册、支付押金,进而扫码用车。租八戒、猎吧、7号电单车三家的押金分别为,199或299元(根据地区不同)、99(校园区域)和299(社会区域)、299元。


在收费方面,租八戒纯以时间计费,即15分钟1元钱,不足15分钟按15分钟计算,24小时内封顶40元。7号电单车则以里程计费为主,时间计费为辅。行驶距离在5公里以内收费2元,超出后每公里加收1元,且不足一公里不收费。行驶时长在1小时内不收费,超出后每小时收费10元——换算成实际情况就是如果你在1小时内骑了不到6公里,只需支付2元即可。


而猎吧则略微特殊,其在校园内是1元/小时,而在校园外则是1元/20分钟+0.5元/公里双重计费。


共享电单车面临的难题不少


共享电单车模式的普及仍面临诸多挑战。


1、电单车的成本高昂。由于多了电机与电池的存在,电单车或是电动自行车的成本要远高于自行车。据介绍,租八戒目前投入的续航80公里的电动车成本为3060元,而猎吧的电单车成本也在2000元左右,成本几乎是自行车的10倍。


2、高昂的成本让大规模的投放变得相当困难。众所周知,目前共享单车公司都是以万为单位去投放,而共享电单车公司的投放量则多在数千台,7号电单车在南京也不过接近1万辆电单车。由于成本大约为自行车的10倍,想要达到共享单车的投放密度,共享电单车公司也需要10倍的资金支持。


与此同时,高昂的成本也让共享单车在出现损坏、偷盗等行为时对公司产生更大的影响。


3、共享电单车运营难度大。由于需要频繁更换电池,并且对车辆进行定期维修保养等操作,共享单车运营商还需要组建线下运营团队,在核心区域内设立充电与维修网点,这些都会增加厂商的运营成本。



  (配图为猎吧共享电单车的停车点)


“我们采用了指定停车点的产品逻辑,且这些停车点都是公共区域的开阔地带,偷到、毁坏的成本与风险较高。”7号电单车方面表示。


而租八戒COO严正生也介道,“我们有专门的移动服务车,可以随时给电量不足的单车更换电池。车上的充电柜能对空电池充电,并且服务车还能把电单车拉回网点或是进行再调度。”


而至于资金与运营压力较大的问题,租八戒与猎吧则想出了加盟与合作的模式。他们会将一些城市的运营权限出让给当地的加盟商,进而收取加盟费与营收分成,并且还会与一些大型电动车生产厂商进行合作,共同经营某一区域的共享电单车业务。


“电动车厂商有库存、有服务网点、有制造能力,他们非常愿意跟我们合作。”猎吧COO严正生这样告诉智东西。


虽然云马电单车CEO邱懿武先是表示共享电单车的运营难度是共享单车10倍,但是他同时也指出,“省力是人类的天性,共享电单车这个需求一定存在,只不过需要换一种方式去做。”




来源:海峡都市报 重庆商报 智东西

大泉商微信编辑 林淑芳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