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不死 魔法无限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8 12:11:0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老付语录:爱读书的女人,都是有银色魔法的女巫。

 

最近掉进女巫的魔法里了,闪闪发光的银色魔法从书中飞出,细细密密地缠绕着我,就像最柔软的丝绸,也像爱人的手,逃离不开,也不想逃。

 

(一)

 

《喝月亮的女孩》获得了2017年纽伯瑞儿童文学金奖,它的作者是美国作家凯丽·巴恩希尔。纽伯瑞评奖委员会在颁奖词中这样写到:“这部仁慈的、充满希望的小说邀请世界各地的孩子驾御他们的力量,提出了什么将我们分离和什么使我们团聚的重要问题。”

这本书确实太有力量了,书里面巨大的悲伤和巨大的爱几乎令我窒息。那个即将失去婴儿的母亲凶狠地抓伤她愚昧软弱的丈夫,令他下嘴唇肿胀,头发被一片片地揪了下来,露出了一块块的头皮,还流着血。

献祭日来临,选定的孩子由他的父母亲拱手奉献出来,麻木的家人们沉默地哀悼着,邻居们把一锅锅的炖菜和滋补的食物堆满他家的厨房,并且伸出抚慰的双臂去拥抱他的家人,以此来减轻他们的丧子之苦。

在保护国的统治者和百姓眼里,把婴儿献给女巫是以一人牺牲换来大家幸福的举措,是荣幸和天经地义的事,没有人会破坏这些规矩。

但是这次不同以往。

这个女人在房梁上声嘶力竭地吼叫着。

“骗子!”她朝长老们吐口水“不许把她带走。我呸你们,我诅咒你们。立刻从我家滚出去,不然我就挖出你们的眼珠,丢给乌鸦吃!”她一只手紧紧把孩子抱在胸前,另一只手爬上房梁的更高处,闪亮的黑发像一窝扭动的长蛇在她头上飘舞……

最后这个和她母亲一样,长着一头黑色卷发,一双黑色的眼睛,额头中间有一块新月形胎记,如同抛光琥珀一样肌肤的婴儿,还是被夺走丢在了古树环绕的森林中。

而那位母亲,则被一直关在塔楼里变成了不停折纸鸟的疯子。美丽的黑发被剃光,眼睛里的火焰和脸上的红光也都不见了,嘴唇扁平下垂,仿佛沉重得挂不住了,脸颊蜡黄而呆滞。额头上同样的新月胎记就像一抹烟灰。

无数条故事线随着女孩儿的命运锁聚在一起,随着文字呼啸着闯进你的心。悲伤魔女将悲伤锁在心里,掩盖它,压制它,越压越紧,越压越紧。她心中的忧伤变得如此坚硬、沉重而密集,密不透光。它把一切悲伤都吸进去,悲伤吸食着悲伤,她变得对悲伤无比渴望。她到底是坏女巫还是可怜的女巫呢?

就像沼泽兽格勒克说的:“你这个答案太肤浅了,我的朋友,要看得更深刻一点。”

爱才是最神奇的魔法,我们终将长大,学会控制我们的力量,解决生命中的难题,并遇到我们最爱的人。


(二)


《小女巫》的作者是德国的奥德佛雷德·普鲁士勒,他还是《大盗贼》的作者哦,还记得那首歌吗?霍曾·布鲁兹老爷哼的那首:

绿色树林里,有树也有花。

没有告密者,也没有警察。
我是个大盗贼,什么也不怕。

生活多自在,整天乐哈哈~

咳咳,跑题了,说回小女巫。这本书讲述了一个一百二十七岁的小女巫,没错,对于一个女巫来说一百二十七岁当然只能算是小女巫。

这个小女巫最大的梦想就是参加布克劳山的舞会,但因为只有大女巫才能参加,所以偷偷参加的她受到了严厉的惩罚。于是,她决定以后像女巫首领要求的那样做个好女巫,从而获得第二年参加舞会的机会。

她认认真真,勤勤勉勉地学习魔法惩恶扬善。可是……

反转的结局既令人啼笑皆非,又在情理之中。原来好女巫=坏女巫。被其他坏女巫揪着头发,用扫帚打得差点断了腿的可怜小女巫奋起反抗,回到家里使用魔法烧了所有大女巫的扫帚和魔法书,并解除了大女巫们的魔法。现在除了小女巫之外,再也没有一个人能施魔法了!即使她们想学也没有魔法书了。除了狂笑不止外,在这里只想给小女巫竖起大拇指并说声“干得漂亮!”

 

(三)

罗尔德·达尔是个你没有办法不爱的作家,在他的《女巫》光芒下,别的女巫都黯然失色了呢!

虽然他笔下的女巫成天想的就是“下面该弄死哪个孩子呢?”长相更是让人想起来就起鸡皮疙瘩:长发疹的秃头,怪眼睛,蓝色的口水,没有趾头的方头的脚,长长的爪子!可是她们装扮得和正常人一样,大模大样地在海滨酒店开大会,计划把所有的孩子变成老鼠,一揽子消灭掉。

还有女巫女王,个子很小,看起来二十五六岁,非常漂亮。穿着一件十分时髦的黑长袍,一直拖到地,戴的黑手套长到胳膊肘上。但是当她解开耳后的钩子,然后抓住两边的脸颊,把整张漂亮的脸拉下来的时候,天啊,我们看到了什么?

那是从未见过的最可怕最吓人的东西,只要看上一眼就会令你浑身哆嗦。它是那样扭曲、枯萎,又皱缩又干瘪,看上去像是在醋里腌过。它的样子使人害怕和恐怖。而且这张脸还出了严重的问题,正在发臭、化脓、腐烂。它的边缘可以说全都烂掉了,在脸的中部,环绕着嘴和脸颊,都可以看出皮肤溃烂和蛀蚀了,好像还长了蛆。

她尖叫着:“不中用的懒惰女巫们!软弱无力、无所事事的女巫们!你们为什么不干掉所有这些肮脏的臭小孩?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孩子都要被消灭掉,都要压扁,都要压烂,都要烧死!”

罗尔德·达尔并不是真的要把孩子们吓得哇哇叫。他的故事里是有真正的智慧和勇气呢,当然还有魔幻故事里令你捧腹大笑的幽默和不常见的温情。最后变成老鼠的孩子和姥姥的对话,让我忍不住要流下泪来呢。

“我们老鼠可以活多久?”

“我正在读关于老鼠的书。如果你真想知道,”她说,“恐怕老鼠活不了很久。一个老鼠人大概是九年。

“好极了!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你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我不想活得比你久,”我说,“别人照顾我,我可受不了。你多大岁数了姥姥?”

“八十六岁。”

“你会再活八九年吗?”

“会的,”她说,“只要运气好。”

“你得活,”我说,“因为到那时我将是只很老的老鼠,你是一位很老的姥姥。再过不久,我们就一起死掉。”

“那就功德圆满了。”她说。

“我的宝贝,”她最后说,“你真不在乎以后一直做老鼠吗?”

“我根本不在乎,”我说,“只要有人爱你,你就不会在乎自己是什么,或者自己是什么样子。”

(四)

20世纪30年代,牛津大学附近一家不起眼的小酒馆里,常有两位老教授聚会聊天,分享对方的种种古怪想法,并相约各写一部奇幻史诗。很多年后,这家酒馆成为无数读者心中的圣地,因为那里孕育了两部关于信仰与想象的伟大著作:《纳尼亚传奇》和《魔戒》。

    《纳尼亚传奇1》是从lucy走进被白布掩盖的大衣柜开始,女孩双手一拉,白布倾泻而下,一个大衣柜屹立在我们眼前,而这个神秘的柜子正是通往纳尼亚,通往童话世界的自由门。

里面的白女巫是个绝对的大反派,同时她也很矛盾,她用极度的凶残来掩饰自己的不安。白女巫的行事都是有着魔经条文支持的,其合法权威性,连狮王亚斯兰也只得乖乖俯首顺从。

狮子亚斯兰奉献自己的那段太悲壮了,为了赎回背叛者的性命,亚斯兰被剃光毛发,流尽鲜血承受死亡。白女巫咆哮道:“不可一世的狮子,它死了!”。亚斯兰以最屈辱的方式被杀死,却在两个小女孩还在哭泣时,以人们最不能料想的方式复活。他说:“如果忠诚者情愿替背叛者受死,石台将会崩裂,死者也将复活。”

经文奥义在于虽能提供一套现成的律法,但却在语义和预言中,潜藏着另一套革命性的诠释,生长出新的律法。而这一切都暗示了福音的寓言。

 

“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

                       ----《新约•启示录 5:5》



你爱的人被时间带走,

你呵护的东西被砸的粉碎,

你渴望得到的东西永远也得不到,

你所能做的只是一场被计算好的赴死。


是的,

真实的生活就是这样,

一直都充斥着发霉的味道,

还有各式各样长蛆的,生疮的,流脓的面貌。


可是——

即使这个世界充满绝望。

你敢不敢紧紧抓住希望,尖厉地嘶吼,拼死抗争,就为了夺回最爱?


你敢不敢烧掉所有坏人的魔法书和扫把,让火苗直冲云天,然后围着篝火尽情舞蹈,唱着“嘿!嘿!瓦普集斯之夜!”?


你敢不敢,即使被变成只能活九年的小老鼠也要把全世界所有的坏女巫都干掉?


你敢不敢高喊“为了纳尼亚!为了亚斯兰!”,拿着闪光的宝剑背负着信念、忠诚、责任和使命冲向敌人?


(五)

为什么女巫一定得死?因为女巫象征着读者内心的弱点与缺陷,诸如虚荣、贪吃、妒嫉、欺骗、贪心、懒惰、色欲等,以及罪恶之外的身心冲突(如孤独、离家、疾病),而这些被《女巫一定得死》的作者谢尔登·卡什丹认为是童年七宗罪。

童话故事里充满着梦想、魔法、暗语、神迹、不可思议的事件,以及罪与罚、善与恶、美与丑等元素,这些不正是人类生活的秘密吗?

重要的不是去否认它,而是要去超越它。童话故事的魔力,在于使我们认识到生活本来就是探险的旅程,只有以勇气智慧与波折遭遇偕行,人们才会完成试炼,欢欣地抵达生活旅途的目的地。

所以,童话故事的意义在于,帮助儿童克服内心的冲突。女巫的死,意味着正义战胜邪恶。内心的冲突得到治愈。

《喝月亮的女孩》《小女巫》颠覆了对于女巫的传统印象,创造了好女巫的形象。女巫一定得死吗?你觉得呢?

(六)

还有哪些女巫呢?

若干年后,当我们再次打开童话。  

那个有着魔法的女孩还在为人们制造着幸福泡泡;

小女巫依旧每一年都会围着篝火尽情地舞蹈;

变成小老鼠的男孩儿和他的姥姥会用“86号配方慢性变鼠药”干掉更多的坏女巫;

通往纳尼亚的衣柜还在那里,城堡还在那里,亚斯兰和蔼的笑容,还在那里……

信念,希望,奉献,爱和勇气,关于人生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来自于童书。爱读书的女人,都是有银色魔法的女巫。

地球旋转,

宇宙扩展,

女巫不死,

魔法无限。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