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年是时间上的故乡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30 08:51:2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蓝字订阅"人文新化" 爆料拨打18973829261 

征集:散文 诗歌 评论 小小说 视频 音频 摄影 趣闻图片

邮箱:136963095@qq.com    微信:dclz2015

附件:100字左右简介,单独发生活照一两张备用

要求:投原创作品,有时代性、思想性、可读性

注意:文责自负,打赏的60%为稿费,无打赏无稿费

打开链接的朋友,请您关注本平台。

&

童年是时间上的故乡

渡船老子

红宝书时代,大跃进大炼钢铁,物质生活严重倒退。人们吃野菜,吃观音土,过着人间地狱般的日子。我能降生,也许是上帝动了恻隐之心。但身体一直很差,十二岁以前,几乎是活在疾病的阴霾里。


病,我还不以为然,可恼的是,总被一种欲望折磨着。七十年代,尽管贫穷,家家还能吃上大半年的薯米饭。秋季产红薯的时候,吃鲜薯米饭,春荒时节,吃干薯米饭。比我大一岁的堂哥,每天竟能呷一顿钵子蒸的净米饭。看他那津津有味的样子,常在一旁直咽口水,想啊,要是有白米饭,没菜也要呷几碗。


回想起来,苦难留给童年的是凄苦的记忆。然而身处其中,倒是不怎么觉得,体味更多的是快乐。

那时,常玩的游戏是“躲擘波落”——捉迷藏。到坪里集合后,小伙伴们决定“躲擘波落”,于是围在一起划拳:“剪子、石头、布!”便决出谁藏谁找。厢屋的后面,有一排猪栏厕所。有的躲在猪栏里,有的藏进厕所,有的爬到牛圈中,有的躲在草屋里。码好的草堆,从中抽出几个稻草,就是一个洞。也不怕老鼠和蛇,都在稻草堆中玩。


春天,天儿放晴了,微风吹拂着小花小草,蜂儿蝴蝶在一望无际的油菜地里喧嚣着闹腾着,经冬的水田汨汨地冒着泡,远山湿漉漉的。“走,扯草去!”一声吆喝,小伙伴们都去扯猪草。嫩嫩的和尚子草、有点刺手的“四六分子”草,一捞就是一大把,不多一会儿竹篮子里塞得满满的。

扯满了一篮子草,又是一阵打闹,或者“打波”——颇似古代的投壶。在前面一二十米处划一个圈儿,里面摆些石子,伙伴们轮流投大石头来打,打出圈子便可据为已有,打完后比多少,少一粒便输一把猪草。有一回“打波”到天黑,把一篮子草都输光了,只好到油菜田里偷偷扒了一篮叶。做贼心虚,小心脏怦怦直跳。为了瞒天过海,上面稍微遮上些草。


完了便去“捞鱼在”。那时都种双季稻,“五一”前插完早稻,往往要留出一小丘水田来育晚稻秧苗。育秧之前,秧田还要空一个半月左右。为了增加一点收入,一部分家庭就在秧田里养鱼苗。小伙伴们都用家里的秧田,放养捞来的野鱼苗。


我们用箢箕到小沟里去“捞鱼在”。因为大家都放鱼,沟渠里的小鱼苗便多了起来。用箢箕堵住下游,然后从上游往下赶,提起箢箕,便看见小鱼小虾小泥鳅。大多是鲤鱼苗,也有鲫鱼苗,有时还有草鱼苗,都在箢箕里活蹦乱跳。把它们捡进脸盆,小心翼翼地,生怕弄伤了每天捞到的鱼苗,都放进秧田里。有时还有意外的惊喜,会捞到半斤大的鲤鱼,或者大黄鳝大泥鳅,就有好菜呷了。

这是一种让人感到兴奋的劳动。像父母关心自己孩子一样,小伙伴们每天都精心呵护着鱼苗儿。清早起来,或是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到田里去看看。没水了,得赶快灌水;田堘上黄鳝钻了个孔,立即堵紧。那里一条红鲤鱼!那条鱼最大……看着鱼儿慢慢长大,心里像蜜一样的甜。


那一年,我在秧田里放养了很多捞来的小鱼苗,到端午节空田准备育晚稻秧时,一共养大了十多斤小杂鱼,卖了十多块钱。在我们这群伙伴中,我是成绩最好的了。他们都非常羡慕,我也因此而感到无比高兴。


鱼放过瘾了,玩什么呢?不伙伴们总会不停地想问题。也许是放鱼让我们对劳动有了朦胧的认识,也许是出于对长大的向往,我们便莳田。“小孩盼过年,大人盼莳田。”对大人来说,插田是养家糊口的需要。

我们插田,是出于好玩。一条小沟里,围出方桌大一块,从田里捧来些泥巴,插上十数兜秧苗,煞有介事地撒上尿……那分热情,那种冲动,是谁也挡不住的。春种才能秋收,我们可不懂,都眼巴巴望着秧苗快点长壮、长高。几天后,看到它们还不结谷子,有点急了,便拔出来一点……


秋收过后,才真正地好玩。晚稻田里留下稻茬,站满了稻草人,垒起了草垛。这时候最好打野仗。放学回家,小伙伴三五成群来田里,分成两边,各自准备好泥凡。一声令下便开打,双方泥凡暴风骤雨般地飞,“哎哟、哎哟”、“哈哈、哈哈”之声不断。完了一看,指甲缝里都是泥污。汗珠未干,又奔上草垛占山为王,把冲上来的人都推下去。


有时打枪仗。所谓“枪”,其实是用铁丝弯成的,比弹弓更方便。上好橡皮筋,上好用练习本或书纸折成“八”字形的纸弹,一扣扳机,便能射击。小伙伴们分好边,各自躲起来,发现明处的“敌人”就开枪,时常有人被打得鼻青脸肿。

这时“躲擘波落”特别有趣。那个时代,家家住木架子屋。到八十年代初,稍有家底的人家开始烧砖建房。秋收之后,有一段时间天持续放晴,便是烧窑的好时候。那一墙一墙码好晾干了准备装窑的砖坯里,最好藏身。月光底下,凉风之中,小伙伴们就在砖坯墙中穿梭,或者鬼鬼祟祟的钻进草堆。找到的哈哈大笑,被发现的自认倒霉……


“故乡是空间上的童年,童年是时间上的故乡。”怀念故乡,怀念曾经熟知的人情风物,更多的是怀念梦魂萦绕的童年;追溯童年,追溯时光留下的踪迹,每一个故事都是故乡的馈赠。故乡与童年,谁又能截然分开呢?

我要推荐
转发到